《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 - 第三章:城裡人真有錢

程清啊了一聲,驚呆了。

龍輕舞是整個江城商界公認的冷艷美女,像是一朵妖艷的紅玫瑰,只可遠觀不可採摘,不然都會被扎的鮮血淋漓。

而這個土的掉渣的男人,他居然敢抱她!

不僅是程清,一直密切關注他們的保安們也瞪掉了眼珠子。

他們心中高高在上的女神,怎麼能被一個土包子抱在懷裡?要不是礙於對龍輕舞的忌憚,他們早衝上前將蕭絕一頓KO了。

「程清。」龍輕舞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低低的對程清呵斥一聲,讓她趕緊帶路離開大廳。被這麼多員工看見自己被一個男人抱在懷裡,她的臉往哪兒放。

「哦哦。」程清這才回過神,立馬將電梯按開,催促蕭絕快點進去。

「呵呵。」蕭絕不慌不忙的進去,心想還真被師父算對了,這次下山果真有好事。

龍輕舞又羞又怒,羞的自然是當著一群屬下的面被男人公主抱。怒的則是不知是誰耍這種陰險手段迫害自己。一時間,眼前像放電影一般,閃過好幾張可疑的面孔。

想這事想的太認真,以至於她都沒有發現自己像個小媳婦,乖巧的依偎在蕭絕懷裡。直到程清的話將她從沉思中拉回來。

「蕭先生,龍總好端端的怎麼不能走路了?你說的七星棺材釘究竟是什麼?」程清滿腹着急的看着蕭絕把龍輕舞放到辦公室的沙發上。

蕭絕不等別人招呼他,大剌剌的往沙發上一坐,翹起二郎腿,眼裡又露出散漫的目光說道:「你們城裡人沒有見過棺材釘也正常。農村有種風俗,在人死之後裝進棺材裏,棺材板上要用七根七寸長的鋼釘釘死,這個釘子就叫棺材釘。

龍小姐中的七星棺材釘則是一種風水害人術。從某種角度來說,人留在地面上的腳印就代表其本身,用七顆棺材釘在特定的時間釘在腳印上,不出七天腿腳就會有問題,輕則受鐵釘鑽肉之苦,重則傷筋斷骨,雙腳殘廢。「

程清聞言大驚失色,龍輕舞的俏臉也是一陣煞白,放在身側的粉拳憤怒的握成了一團。她心中雖有幾個可疑的人物,但那些畢竟都是她至親的親人啊,繼承權,比她的命還重要麼?

「蕭先生,你一定有解決的辦法對不對?求求你,幫幫龍總,她不能有事。」程清此時再不敢輕看這個土包子。

蕭絕沉默不語,視線卻是看向龍輕舞。她不知在想些什麼,冰冷的眼眸中閃爍憤怒和倔強。這種熟悉的眼神,勾起了他兒時的回憶。

彼時他還沒有被師父看中帶回山裡傳經授業,被父母拋棄的他自幼長在孤兒院里。由於年齡最小,常常被大孩子欺負。每次被欺負之後,自己的眼睛裏都會露出這樣的眼神。

龍輕舞並沒有在意蕭絕正用感同身受的眼神看自己,深呼吸了一口氣,丟掉雜七雜八的情緒之後,又恢復到冰山總裁的樣子說道:「我爺爺說二十年前蕭大師給我算過一卦,說我二十二歲這年將有一場大劫。這就是我的劫難么?」

「這個我師父沒說,不過既然是他老人家算的,也就不會出錯了。」蕭絕也回神說道。

「蕭大師沒告訴你?」龍輕舞奇怪的說道:「當年爺爺請求蕭大師幫我化解這場劫難,他卻沒有答應,只說大劫降至之時,他自會出現的。「

蕭絕聽到這裡臉色一變,心裏暗暗咬牙,好你個臭老頭,怪不得好說歹說的哄我下山要錢,還大方的說要多少都是我的。原來這中間還有一番事,肯定是臭老頭懶得動,又礙於當年給過承諾,不好失信於人,這才變着法子讓自己來給他當苦力。

見他不說話,程清耐不住着急說道:「如果蕭大師不方便來江城,我們可以登門拜訪,只需麻煩蕭先生指個路就行。「

有這樣一個坑徒弟的師父,蕭絕深感無奈,嘆了口氣說道:「不用了,這點小事還用不着我師父出馬。「

程清聞言大喜:「果然有其師必有其徒,蕭先生,那請你快幫龍總化解掉七星棺材釘吧。「

蕭絕白了她一個大白眼,指指龍輕舞的雙腳說道:「發現的太晚了,這已經是第七天了,腳的顏色由白轉黑。不是一時半會能化解掉的,最快也要四五天吧。「

龍輕舞低頭一看自己的腳,嚇了一大跳,她竟都沒有注意自己的腳什麼時候變成了黑色,像是中了什麼毒一樣。她試着挪動了下腳步,頓時疼的倒抽涼氣。

「龍總,你不要再亂動了。」程清着急的看向蕭絕:「蕭先生。「

蕭絕給了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說道:「去端一盆溫水來。「

程清聽了連連點頭,轉身就跑進了衛生間,很快就端着盆出來了。

蕭絕讓她把盆放在龍輕舞腳下,接着從隨身的包袱里掏出一張黃色的符籙並指捏住,隨意的晃動了兩下之後,就見黃符無火自燃,被他扔進盆里之後,居然還冒着絲絲火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