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 - 第四章:桃花陣

蕭絕瞧着她防色狼的動作輕笑一聲說道:「你腳上的煞氣太重,光靠符籙是不行的。「

說著用手指在她的腳底板上按摩起來,龍輕舞感到腳心一陣**,這種又麻又癢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想把腳抽回來。

「別動。」蕭絕一隻手扣住她的腳踝,另一隻手的動作沒有停頓,看似隨意的按摩,其實都是暗含玄機的穴位驅煞手法。

龍輕舞也不想動,可他的手不停的在她腳心處撫摸,長這麼大,第一次跟男人肌膚相觸,饒是她再淡定,臉上也不自禁的泛起一抹紅暈。

不過隨着他的動作越來越慢,龍輕舞漸漸也發現自己腳上的顏色有所不同了。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她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的心情了,蕭絕手指走過的地方,皮膚都是正常的,而那些還沒有走到的地方,居然是黑色的。

足足過了五分鐘,蕭絕的兩指才移動到腳尖。龍輕舞的眼睛頃刻間瞪的又滾又圓,就看見有一團黑氣從自己的腳尖冒了出來。而這些黑氣一接觸到空氣,就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就是你說的煞氣么?」消化了半響,龍輕舞才回神問道。

蕭絕頷首,換另外一隻腳說道:「煞氣已經侵入到了你的腳骨之內,如果不及時清理出來,就會導致雙腳殘廢。不用害怕,這只是小伎倆,等會你就能走路了。「

龍輕舞聞言沒有再多問,看着他幫自己驅除煞氣,看着看着就走神了。

「滾開,我要見輕舞還輪不到你同意。」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呵怒,緊跟着辦公室的門被人用力的踢開,發出咣當一聲震響。

程清滿臉焦急的說道:「對不起龍總,我攔不住龍副總。「

龍懷恩一腳踢開門進來,就見一個陌生的男人抱着龍輕舞的腳,而龍輕舞臉色嬌羞,好似一對正在打情罵俏的情侶,頓時怒意大增。

「他是什麼人?」龍懷恩指着蕭絕問道。

龍輕舞眉梢間閃過厭惡,冷聲問道:「二叔,你有什麼事?」

「問的好。」龍懷恩怒道:「我們為了工地的事忙的焦頭爛額,你倒好,還有閑心在這兒跟男人打情罵俏。我說你怎麼死活不同意跟卓家聯姻,原來是背着我們包養了個小白臉。「

「龍副總,請你說話注意分寸。龍總是在……「

「二叔,我的私事還用不着你來管。至於工地的事,我自會解決。如果你想攀附卓家,大可把自己的女兒嫁過去。」龍輕舞冷冷的聲音打斷程清的話,並給程清遞了一個眼神。

程清會意,閉嘴不言。

龍懷恩被噎的呼吸困難,要是人家看的上他女兒,他早打包把女兒送過去了。

「如果二叔只是來找我談工地的事情,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