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 - 第六章:先讓我哭一會

榕嬸滿臉笑意的上下打量着蕭絕,看的蕭絕心發慌,呵呵一笑:「榕嬸。「

「哎。」榕嬸笑道:「好孩子,快坐着歇會吧。榕嬸去幫你整理房間。「

二樓,龍輕舞的閨房。

剛換了一身家居服的龍輕舞正在跟遠在國外休養的爺爺通電話。

「集團的事情就不必跟我彙報了,爺爺既然把位子給了你,就是把大權交給了你,不管是集團和家族,你都是除了爺爺之外的第一話語人。」電話那端,龍在天和藹可親的聲音傳來。

龍輕舞的寒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笑意:「知道了爺爺,那您注意身體。」

「爺爺身體很好,不用擔心。輕舞,蕭絕的本事不可小覷,你一定要將他留在身邊,才能助你順利解決此事。」龍在天語重心長的叮囑道。

掛了電話,龍輕舞頭疼的窩在沙發上。這個蕭絕放蕩不羈,懶散隨性,想要留住他,談何容易。

榕嬸整理好房間出來,就見蕭絕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右手指尖頂着裝水果的盤子,正一圈一圈轉着打發時間。

「蕭絕,餓了嗎?榕嬸這就做飯,喜歡吃什麼……天吶,你怎麼玩這個果盤,快放下,這可是小姐最喜歡的,打碎了她要生氣的。」榕嬸說話間走近蕭絕,看清他手裡的盤子之後驚呼一聲。

蕭絕抬眼望了望手裡飛速旋轉的盤子,這不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盤子么?

龍輕舞窩在房間想了一會也沒有好的辦法,也就暫時將這個難題放下,打算下樓喝杯水,剛走到樓梯口就看見客廳里的這一幕了。

看到自己心愛的東西隨時都有摔碎的風險,龍輕舞冷呵一聲:「蕭絕,住手。」

蕭絕被這突來的呵斥聲嚇了一跳,注意力稍微偏了一丁點,指尖的盤子就不受控制的甩了出去。

嘩啦!

盤子掉落在光潔的地板上,瞬間就碎成了渣。

蹬蹬蹬蹬蹬蹬。

龍輕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樓上跑下來,看到碎裂一地的殘渣,碩大的杏眼瞪向蕭絕,滿滿都是憤怒。

蕭絕看她一副吃人的目光,尷尬的笑了一聲:「抱歉,一時手滑。我賠你一個行不?」

「賠?」龍輕舞氣樂了,轉頭對榕嬸說道:「榕嬸,去書房把我買這個盤子的收據拿來。」

榕嬸遞了一個別有深意的眼神給蕭絕,就上樓去拿收據了。

蕭絕摸了摸口袋裡僅剩的十五塊錢,心想城裡物價再貴,一個盤子也不值十五個大洋吧。

很快榕嬸就捧着一個四方四正的盒子下來了,龍輕舞接過之後直接遞給了蕭絕,示意他自己打開看。

蕭絕抱着最多賠她十五塊的心態打開盒子,方方正正的木盒裡躺着一張收據和一張鑒定證書。

個十百千……蕭絕默默的在心裏數着小數點後面的零,個、十、百、千、萬、十萬、十五萬。數到最後蕭絕差點跳起來:「十五萬,這破玩意十五萬?我讀書少,你別騙我。」

龍輕舞眸光中閃過笑意,臉上卻是一臉寒意的說道:「你讀書少,總認識漢字吧。鑒定證書上清清楚楚的寫着,這是晚清時期的古董。你以為是從大市場里批發來的破玩意?」

「我去,還是古董。」蕭絕不敢置信的看了看鑒定證書,還真是貨真價實的晚清古董盤子。

「看在蕭大師的面子上,我就不給你算上升價值了,你就按照我入手時的價錢賠吧。」龍輕舞素手環在胸前,大方的說道。

蕭絕氣的把盒子一扔:「沒錢。」語氣乾脆利落,不帶一點含糊。

「沒錢?」龍輕舞眉梢微揚:「別以為耍賴就可以不賠,沒錢也有沒錢的賠法。」

蕭絕掐指給自己算了算,愣是沒算出來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