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 - 第七章:陰謀詭計

冷冷的剜了他一眼之後把手裡剩下的錢都給了他:「多餘的當小費。」

「多謝老闆」蕭絕喜滋滋的拿着錢出去,關上門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那話,怎麼聽着怪怪的,有點像……嘴真欠。

君蘭會所,某絕密包廂內,兩名身着不凡的男子相對而坐。門外匆匆進來一人,走到其中一名男子跟前低頭彙報道:「大少,查不出那男人是誰。我問過龍懷恩,他對此也是一無所知,不過聽他的語氣,好像跟此人結過什麼仇恨一樣。「

坐在對面的男子聞言笑出了聲:「龍懷恩整日巴不得將龍輕舞打包送到你床上,可龍輕舞偏不如他的意,對你冷冰冰的不說,現在還冒出來一個程咬金,當著記者們的面摟摟抱抱,**裸的打卓家的臉。他要不記恨此人才奇怪呢。「

本就臉色陰沉的卓君谷聽了這話,更是不悅的皺起了眉頭:「安明傑,你要是特意來諷刺我的,大可以走了。「

「哈哈,難得有人在江城也敢打你的臉,我看看熱鬧都不行了。」安明傑說著見他真要惱,忙轉了話題說道:「好了好了,我不說了。我來是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

卓君谷心情極差的灌了口酒,示意他別賣關子,有話直說。

「得,看來你光顧着吃醋了,一點也沒想到別的。你也不想想,以龍輕舞那種性格,若不是萬不得已,怎麼會讓男人抱她。」安明傑搖頭提醒道。

卓君谷喝酒的動作一頓,猛的想起了什麼:「你是說七星棺材釘起作用了?」

安明傑得意的笑着點頭:「算算日子,也該起效了。中了七星棺材釘的人,別說走路,腳一碰地都會生不如死。「

這麼一番提醒,卓君谷猶如醍醐灌頂,滿腔的怒氣也找到了一個出口,眼神中漸漸恢復理智,想通了前後關係,入口的酒似乎都少了幾分辛辣之味。

安明傑見他臉上終於有了笑意,接著說道:「等她成了別人眼中的殘廢,你再讓龍懷恩以工地的事情在董事會彈劾她,撤了她的總裁職位。屆時她一無所有,你卻翩然而來,表明自己不介意她的殘廢,仍然願意娶她為妻,恐怕再高傲的女人也要被你收入懷中了。「

這些不為人知的計劃正在按部就班的進行着,卓君谷臉上淡淡的笑意逐漸明顯,最後忍不住開懷大笑。

「這還不是你的最終目的吧,以卓大少的身份,什麼樣的漂亮女人沒見過。嗯?讓我想想,你想要的是……」安明傑故作深思,片刻之後吐出四個字:「龍騰集團。「

「是了,就是龍騰集團。」安明傑猛的坐直身體說道:「你跟龍輕舞結婚之後,再幫她重新奪回龍騰集團,這樣你就擁有一半龍騰集團的股份了。如果你再狠一點,給她弄個意外身亡,整個龍騰集團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卓君谷暢快一笑,朝安明傑舉了舉酒杯:「知我者莫過你也。「

不錯,這就是卓君谷的全盤計劃。先請風水家族安家最有天賦的安明傑出手暗算龍輕舞,再不惜投入大量的資金按照安明傑的辦法布陣,破壞龍輕舞工地上的風水。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吞併龍騰集團。

安明傑回他一個彼此彼此的微笑,仰頭喝了半口酒,玩笑般的口吻說道:「自從龍騰集團躋身世界五百強企業之後,眼饞它的人不計其數。沒想到最後被你不聲不響的吞下了,到時我可要討個大紅包啊。「

「哈哈。」卓君谷不假思索的承諾道:「明傑你幫了我如此大的忙,龍騰這塊大蛋糕,怎麼都少不了你的。「

安明傑笑容滿面,要的就是卓君谷這個話。兩人隨後又閑聊了一會,之後安明傑就先行離開了君蘭會所。

「大少,我們已經支付了不菲的酬勞給他。他還獅子大開口的想要龍騰的股份,未免太過分了。」卓君谷的手下不滿的說道。

卓君谷臉色一沉:「這話要是傳到安明傑耳朵里,連我都保不住你。阿一,你記住,風水師不是我們普通人能得罪的起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