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小仙農(書號:13419)》[極品小仙農(書號:13419)] - 第3章 岌岌可危的婚事

簡單的籬笆小院外。

劉沖頂着臉上的傷口,帶着兩個閑漢叫罵。

「讓方旭滾出來,還想娶我閨女?不看把我打成什麼樣……」

正門口,一位面容滄桑、體態消瘦的婦女,急得不成樣子。

「小旭還沒有回來,未來親家,到底怎麼了?」

她就是方旭的老媽林秀,還不到五十歲,曾經的美麗早被生活的困苦掩蓋,臉上只有對兒子的擔憂。

方旭是林秀一個人拉扯大的,母親的多年付出,自己沒有回報,害自己離開學校的那場事,還把母親連累的不輕,那是他心裏的痛。

如今,劉沖有錯在先,竟還有臉上門找自己母親麻煩。

方旭一下子熱血上頭,沖了過去,揪住了劉沖領口。

「劉沖,你敢為難我媽。

「來、來、來,打呀!」劉沖無賴般的把臉貼向他:「大家都聽聽,指名道姓的,連長輩都不叫了」。

而那兩個閑漢,都是村裡的搗亂分子,打架鬥毆是家常便飯,磨拳擦掌,給劉沖助威。

林秀在後趕忙拉方旭。

「小旭,可不敢動手,聽媽的話。

劉沖指指臉上的傷,叫道:「還不敢動手?這都是他打的。

見林秀看向自己,方旭點下頭,鬆手了。

「未來親家,我這就讓小旭給你賠不是。
」林秀極為無奈,聲音苦澀。

「賠不是就完了?」劉沖叫嚷:「要娶我閨女必須再給五萬彩禮,否則免談。

「你想的美!」

在這件事上,方旭不認為自己有錯。

再說,因為自己的婚事,劉沖獅子大開口,把家裡的地都要走當彩禮了。

幹壞事被阻止,怎麼好意思當借口加錢。

林秀捂着胸口咳嗽幾聲,嘆氣道:「小旭,你發工資沒?有多少快拿給你劉叔。

「這個……」方旭相信未來會很美好,眼下只得支吾。

「媽,我們廠倒閉了,沒拿到工資。

看熱鬧的鄰居笑聲一片,議論的聲音雖小,但「沒用」兩個字,格外刺耳。

林秀臉色一白,愣了好半天。

劉沖卻覺得能逼住方旭了。

「方旭,你就這本事?憑什麼給我閨女幸福?五萬塊錢不拿也得拿。

他想霸佔李春草那啞巴,誰也不知道,方旭卻趕巧出現。

本想用武力讓方旭閉嘴,他自己反被揍了。

正好覺得彩禮要少了,找借口再要點,順便先一步把那事賴到方旭頭上,就算方旭說出去也沒人信了。

兩個閑漢跟着叫囂:「對,必須給個說法」。

方旭感覺小瞧了劉沖的臉皮。

「我為什麼打你,你不知道嗎?」

劉沖敢來報仇,早有依仗,衝著看熱鬧的鄉鄰,張嘴就來。

「我都不好意思提。
下午就在附近的上崗上,這個不要臉的方旭,想欺負李春草,被我發現了,他就打我。

「怎麼這樣……」看熱鬧的人指責起來,雖說劉沖在村裡名聲不怎麼樣,但方旭是有「前科」的人。

劉沖添油加醋,繼續說道。

「大家都知道方旭被學校開除,就是因為他對人女同學用強……要不然他會找不到好工作,也沒人願意跟他處對象?」

「我閨女不計前嫌,看得起他,他還不改,多拿錢就是讓他長記性?」

兩個閑漢趁機亂嚷:「必須教訓他,不拿錢就砸他家」。

眾人也點頭稱是。

學校的事,方旭是被冤枉的,但沒辦法自證清白。

村裡人不知道從哪兒聽說了風言風語,把他當做恥辱。

眼下這件事,他絕不會就範。

「劉沖,是這樣嗎?你敢叫春草嫂子來對質?」

「沒問題,叫她來啊!我巴不得讓她來說清楚。
」劉沖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