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殺劍道》[極殺劍道] - 第1章 無敵還是死局?

陰雲蒙蒙,斑斑雨墜,護劍山莊後山絕壁旁,一中年男子背着一個已經死去的少年,在上百人的凝視中緩緩走來,男子面無表情,腳步沉重。

地面濕滑,男子的膝蓋儘是泥土,他一次次跪在地上,又一次次站起,形同沒有知覺一般,每一步,腿上都好像墜着千斤鐵石。

來到一銀髯老者近前,男子輕輕的將少年的屍體放下。

「爹,辰南已死,血祭可以開始了。」

銀髯老者點頭道:「很好,錦瑜,你能夠為辰家利益着想大義滅親,為父深感欣慰。如果他的血,能夠喚醒神劍之靈,也算他為我辰家所做的貢獻。」

「即便不能也是一樁好事,我辰家不必再因這個百脈俱廢的『奇才』蒙羞。」

「沒錯,更何況這辰南龍陽不舉,連個男人都不算。」

「正所謂虎毒不食子,堂兄,你也真夠狠的。」

一眾後輩七嘴八舌紛紛開口。

中年男子面沉似水,兩眼盯着少年的屍體,隱約間,嘴唇似在輕輕抖動。

忽然,銀髯老者厲聲道:「夠了,將辰南丟下去,血祭劍陣。」

就在此刻,辰南的屍體內,另一個靈魂正在竊喜中。

「我沒死?我竟然穿越了……」還未搞清怎麼回事,他便被兩個人抬着丟入了山澗。

「喂,什麼情況,等等。」

山澗中泛起道道光刃,瞬間便將他剛剛得到的身體撕裂。

「我這就又涼了?穿越後不是應該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嗎?我的穿越重生就為了再死一次,是上一次還不夠精彩?」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辰南急忙梳理原主殘存的記憶。

這裡是蒼玄大陸七十二州之一蕪州的夕照小鎮。

相傳,辰家在上古時期曾湧現出一位曠世強者,此人秉性逍遙,不遵任何法則,正邪難分,他以劍入道,以殺證道,上古神戰中憑藉一己之力對抗幾乎整個人族強者,斬殺千萬,致使血流成河,天哭地泣,後來滅妖皇,屠魔祖,更是所向披靡。

最終,此人消失了蹤跡,到底發生了什麼,是飛升到了另一個世界,還是早已隕落無人可知。

只留下一柄無魂枯劍在這斷崖之中。

崖邊的石壁上,刻有十六個字。

「吾心不甘,若有一日,此劍若醒,血屠千界。」

歲月的磨礪,斑駁的滄桑使得字跡變得模糊,卻無法掩蓋那一顆殺心,一縷傲魂。

起初也有一些強者欲奪此劍,一來,當時的辰家後人實力依舊強勁,拚死抵抗;二來,此劍無魂已經只是一副軀殼,最主要的,劍外有上古絕陣守護,即便辰家後人也無法靠近。久而久之便沒人再對此劍感興趣了。

唯有辰家的人,為了守護這柄無魂枯劍,又或者是為了那曾經的榮耀,還抱着那虛幻的希望,世代繁衍在這荒蕪之地,建立了護劍山莊,一代不如一代的苟延殘喘着,轉眼已是數千個寒暑。

那銀髯老者便是護劍山莊莊主辰鼎天,他膝下四子,中年男子便是他的第四子辰錦瑜,而辰南正是辰錦瑜的獨子。

雖然辰南也是嫡孫,卻生來病體,百脈孱弱,莫說修鍊武道,活着都難,更悲催的是,辰南竟然龍陽不舉,這簡直成了天大的笑話。

為了那所謂的家族名譽,辰鼎天最終決定,並下令給辰錦瑜,今日要以辰南祭劍,生則生祭,死則死祭。

蒼雨凄凄,冷風呼嚎,辰錦瑜步履沉重的帶來了辰南的屍體。

這一刻,辰家上下一百多號人,看着辰南被一道道強光撕裂,沒有半分不忍,反而每個人的表情都像是卸掉了多大的包袱一樣,唯有辰錦瑜將頭轉向一旁,眼中含淚。

「快看,辰南的血好像被神劍吸收了。」

「希望老祖的遺言是真的,那我辰家,復興有望了。」辰鼎天攥緊雙拳翹首以盼,可足足一個時辰過去,一切都平淡無奇,辰鼎天只能搖頭苦嘆。

「父親不必嘆息,不如將辰南移除辰家族譜,不然我們辰家永遠抬不起頭來。」

「依孩兒看,辰南之母赫氏的靈位,不必再留着了,用火燒掉。出此廢子,也是因她之故,像這種不祥的女人怎能入我辰家祖祠。」

辰鼎天另外幾個兒子陸續說道。

幾乎未作猶豫,辰鼎天直接採納,併當眾宣布,將辰南除名,焚燒赫氏靈位,永不入辰家祖祠。

「雖然神劍未能覺醒,好歹辰家以後不用再因他受辱,也算是一樁好事。」

話音響起,辰鼎天看了那開口少年一眼,臉上的露出發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