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殺劍道》[極殺劍道] - 第10章 血債必須血來償

白石看了一眼赫氏靈位,他稍作回憶。

「沒錯,你娘是我白家人打傷的,那也是因她出言不遜,再說了,她是回到辰家後死的,與我白家無關。」

「放屁。怎麼個出言不遜?我們按照婚約登門,你白家卻對我百般羞辱,娘只為護我而已,辯駁兩句也叫出言不遜?」

白石這一生,從沒有人對他如此說話,但他必須忍。

「你……也罷,你說吧,怎麼個算法。」白石本以為,有兩位老祖撐腰,起碼辰南會有些顧慮,但他發現自己錯了,錯的離譜,就目前來看,能活着離開才是最關鍵的。

「我娘被打傷時,所有在場的白家人,都得死。」

穿越重生前,一次母親帶着只有十歲的辰南遊玩,卻被一輛超跑撞傷,那最後一刻,母親用全身的力氣將他推了出去。

那超跑的主人開始狂飛電話。

十分鐘可到的車程,急救車走了半個小時。

那急救的醫生……

母親用生命守護,而他眼睜睜看着這一切發生,卻無能為力。

曾經的他相信天理,也相信正義,但是現在他發現,他只能相信自己。

雖然這具身體只是他重生所寄,但在原主的記憶中,母親的護子之情是一樣的。

弱者,就因為一兩句話,就得死。

甚至有的時候,什麼也不因為。

所以說出白家人都得死這句話,並非完全是為了獲得殺業,因為他堅信,血債必須血來還。

這才是天理,正義。

白飛氣的笑道:「辰南,你瘋了吧?你……」

當時為了羞辱辰南,白飛白石兄弟幾乎將白家所有人叫去,包括下人在內,辰南這話的意思,等同於要滅了白家滿門。

話音未落,一股濃烈的殺氣使得白石的話戛然而止,他仗着白家有兩位老祖坐鎮,卻不曾想,辰南早已經把那兩個所謂的老祖當成了獲取獎勵的工具。

白家的兩位老祖,與鬼刀門的一位老祖,對辰南而言,根本沒有區別。

「你要幹什麼,你……」

話已至此,再說無益,辰南將靈位遞給辰錦瑜,而後直接攻殺白石。

辰南現在是馭氣歸海境初入期,白石僅比他高一個層次而已。

僅僅一拳,白石就被震倒在地。

他驚恐的看着辰南,嘴角溢出鮮血。

「別,有話好說,一切都可以商量。」

下一刻,辰南一腳踩在他的胸口,將白石踩得胸口碎裂,暴斃而亡。

「獄主獲得避毒血玉。」

白如玉嚇得撲到白石屍體旁。

「爺爺……辰南,你竟然殺了我爺爺。」沒有門牙,說話都有些漏風。

「滾回去送信。」

白如玉依舊痛哭流涕。

辰南劍眉一挑道:「不去?也是,他們恐怕也認不出你了,小爺親自去便是,既然如此,留你也沒什麼用。」

一掌震死白如玉,猶如踩死一隻螻蟻。

夕照小鎮多少俊男闊少夢寐以求的白如玉,就這樣香消玉殞,她到死也未必能明白,平時每個男人見了她都要垂涎三尺,都要為了她的石榴裙百般討好,還有那些比較有勢力的高手,都想收她為徒。

這一切,在辰南這裡全都沒用。

就連辰錦瑜看到這一切,也是心中發冷。

辰南瞥了一眼白如玉的屍體,暗罵道:「什麼美女,什麼嬌子,連一枚九品聚靈丹都換不到。」

斬殺白石和白如玉後,辰南從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