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殺劍道》[極殺劍道] - 第6章 沒毛的老禿鷲

辰鼎天次子辰錦泰低聲道:「爹,辰南已經被除名,並非我辰家的人,這筆賬算不在我們頭上吧?」

「你懂個什麼,那田老鬼本就嗜殺成性,若你太爺爺在還能與之一較,現在,他要滅了辰家滿門,不過舉手之勞,他怎會管辰南是不是辰家的人?」辰鼎天怒道。

「那我們擒住辰南,交由田老鬼處置,或可免罪。」

辰鼎天瞪了辰錦泰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說,好主意,你行你上。

辰錦泰也發現自己這話說的有點弱智,於是低下頭不再言語。

辰鼎天尚且不是田步仁的對手,而田步仁在辰南面前沒能撐住兩招,放眼辰家,何人能與辰南一戰。

辰南目光環掃一眼,索性席地而坐。

有的人準備偷偷離開,他只是咳嗦一聲,那些人直接嚇得回了原位,就連辰鼎天現在也不敢亂動。

辰南服用九品聚靈丹,兩枚一起,換做尋常入武境武者,必定爆體而亡。

再研究一下這個《絕殺一擊》。

《極殺劍訣》中都是劍訣招式,而這《絕殺一擊》,卻更重威力。

匯聚極限之力於一擊,發出二倍威力,隨着施展者修為提升,劍訣不斷熟練,或可發出三倍,甚至多倍威力的致命一擊。

正擔心自己未必有足夠的實力與那鬼刀門祖輩強者一戰,這劍訣來的真是時候。

真是時候……

這是巧合?

一種異樣的感覺襲上心頭,這劍獄提供的獎勵,都是我的急之所需。

它就好像有自己的靈魂一樣。

可劍獄中,除了那些被鎮封的厲魂外,似乎並無其他存在,或許是自己無法察覺?

如果真的有……他真的是為了培養我?

辰南絕不相信,這個世界有天上掉餡餅的事,一絲涼意涌過。

很快,辰南將之拋在腦後,鑽心領悟《絕殺一擊》劍訣。

護劍山莊大殿所有辰家人不敢擅動,竊竊私語聲頻頻,聲音卻極低,都怕驚擾了這個殺神。

地上幾十具屍體漸漸冷卻,鮮血已經乾涸,空氣中還充斥着血腥的味道。

半個時辰。

辰南吸收煉化了兩枚九品聚靈丹,境界卻沒能直接從入武境突破到馭氣歸海境,只是更加殷實了。

看來,等級的突破要比層次的突破困難很多。

除了境界強化之外,他對《絕殺一擊》也稍有領悟。

絕殺一擊雖強,卻也有一個缺點,這一擊會瞬間掏空施展者體內的力量,若非萬不得已,不能擅用。

就在思索之際,殿門外傳來一道雄渾蒼老的聲音。

「敢殺我鬼刀門的人,今天讓你們血債血償。」

人還未到,一股勁風橫掃而至,辰南微微皺眉,緩緩起身。

幾息之後,一道黑影忽閃而至,如鬼魅一樣突然出現在大殿**。

辰南定睛看去,來人身披黑袍,光頭無發,面容枯瘦,眼窩深陷看不到眼球,鷹鉤鼻子,嘴如紙薄,皮包着骨頭,佝僂着腰,活脫脫一沒毛的禿鷲。

田老鬼人長得恐怖,連氣息也讓人毛骨悚然,大殿內頓時被一股陰森之氣籠罩。

辰家所有人向著辰鼎天靠攏,緊緊貼在一起,好像一群待宰的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