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殺劍道》[極殺劍道] - 第7章 踩爆鬼刀門老祖

為了活命,為了所謂的家族利益,他們絞盡腦汁的害辰南,可令他們喪膽的田老鬼,竟然吃了辰南的虧。

直到此刻,辰鼎天徹底的懵了。

辰鼎天一直認為,他是家主,一切要為辰家的利益着想,只要是為辰家好的,他可以付出一切,這些年來辰家被鬼刀門和白家欺壓,如果辰南的死,能夠讓辰家復興,他自然毫不遲疑,對他而言,一個孫子算不得什麼。

所以,他逼着辰錦瑜弒子,將辰南除名,方才又毫不遲疑的出賣辰南。

一切做的是毫不愧疚。

可是眼下,辰南憑藉一己之力,幾乎滅了整個鬼刀門,就連鬼刀門老祖也落於下風,這簡直是老天對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一拳取得先機,辰南凌空躍起,趁着田老鬼倒地,由上而下又是一拳。

拳掛風聲,呼呼作響,四溢的劍氣令所有人刮臉生痛。

田老鬼再也不敢大意,瞬時凝聚畢生修為再次硬抗。

轟!

這一次對轟,辰南還是沒能將田老鬼轟殺,辰南被反震出去,田老鬼則再次倒在地上。

不到萬不得已,辰南不想用上《絕殺一擊》,那是最後一張王牌,一旦用了,他會出現一個危險期,而眼下的局面,還無法完全掌控,他無法確定,還有沒有更強的對手隱藏在暗中。

既然兩拳不行,那就再來。

辰南閃身再上,依舊是凌空躍起,這一刻,辰南天燈倒懸,由上而下,對着倒地的田老鬼又是一拳。

用的是《極殺劍道》中的招式,劍落九天。

簡單,直接。

就在此時,辰南周身忽然間光華閃爍,涌動的劍氣暴漲一倍有餘。

突破,馭氣歸海境。

戰中突破,辰南心情大爽,反觀田老鬼則狼狽不堪,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犯了個大錯。

能殺了田步仁,和這麼多鬼刀門人的對手怎麼會弱。

無奈之下,田老鬼第二次鯉魚翻身站了起來,一爪迎向辰南拳鋒,一爪橫掃辰南身體,準備反守為攻。

轟!

又是一拳硬碰,剛剛起身的田老鬼又被砸在地上,一口鮮血湧出,身下地面深陷下去半尺有餘,準確的說,他是被釘在了地上。

而辰南也被田老鬼的一爪掃中,整個人橫飛出去。

就在眾人以為二人兩敗俱傷之際,落地後的辰南直接站起,一個箭步到了田老鬼近前,此刻的田老鬼完全被釘在了地里。

他口吐鮮血,驚恐的看着辰南。

「咳咳,你中了……我的幽冥鬼爪,怎麼……可能毫髮不傷?」

「老禿鷲,帶着你的疑惑去問閻王吧。」

一腳下去,踩爆了田老鬼的頭顱。

「獄主獲得《天聽地聞》」

還以為有多強,也不過如此,害得老子連絕殺一擊都沒用上。

這一刻,所有辰家的人,滿肚子話,卻無話可說。

鬼刀門連老祖都死了,還有何懼?

為了所謂的復興家族,他們選擇用辰南祭劍,為了不得罪鬼刀門,他們把辰南推出去,而辰南幾乎滅了整個鬼刀門,眼前的一切證明了,僅憑一個辰南就完全可以翻身,讓辰家成為夕照小鎮第一勢力,甚至可以發展壯大,成為整個蕪州的強大家族。

可現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