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變成廢卡無敵依然是我宿命》[即使變成廢卡無敵依然是我宿命] - 第1章 大將軍

優柔的黃昏竊竊私語着,酥軟了漠中行人的骨頭,那是撿着駱駝的一行商隊,他們只覺得疲倦,商隊的頭領急匆匆地在荒漠里走着,他時不時地向遠方的營地張望,眼神中有着難以掩飾的恐慌。

「唉,趁着他們休戰的時候,我們得趕緊通過,要是捲入了戰爭,可就麻煩大了。」

在商隊頭領所張望的方向,在大地上零星蔓延着的簡單卻規整的營地,已有不少已經燃起了篝火,揚起了炊煙。

離商隊最近的一處營地,也有至少十幾里路程,此時營地中的士兵們,除了站崗執勤的,大多都已經圍在了篝火旁,粗糙的大鐵鍋中沸騰着肉粥湯,白煙中揚起陣陣熱騰騰的香味,不少穿着簡單鐵甲的士兵肚子已經咕咕亂叫,但更多的正在興奮地高聲談論着。

「哈哈哈哈,等明天一戰,我們大將軍屠了什麼狗屁李瀚文,鐵木明狂,秦揚鳳,天下最能打的幾支軍隊,威風則盡滅於能與我上離國天威軍!上離國一統天下已勢不可擋。」

「龍機飛將李瀚文,草原狂龍鐵木明狂,鞭天打地秦揚鳳,個個都如天雷貫耳啊……這三人可都是與大將軍同為曠世猛將的神人啊!現在竟然聯起手來對付大將軍!這鳥不拉屎的血陽荒漠,要因此戰而聞名千古了。」

「哈哈哈,是啊,雖然他們都是名動天下的無雙猛將,可是與我們大將軍比起來,那簡直是……那句話怎麼說來着……哦,對,簡直是鴻毛見了泰山!哈哈哈哈。」

一個士兵皺了皺眉。

「我在飛蝗軍的時候,曾經見過北靈國龍機飛將李瀚文的威猛,他一人闖進了我們3萬多的鐵桶陣中,所到之處,人馬俱碎,兵鐵如泥塊飛濺,簡直像個惡鬼,在中軍帳前,只十回合,竟然一槍挑死了江元帥,導致飛蝗軍一敗塗地……雖然我聽過天威大將軍的名號……可是……江元帥那可是天下公認的萬人敵啊……」

「嗨,你那是沒見過我天威大將軍的威風!當真萬軍叢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所過之處,皆是屍山血海,宛如地獄。」

「飛蝗軍之所以毀於李瀚文,要我說呀,還不是江元帥自己的不是。誰讓他和我們大將軍多有不快,要不然有我們天威軍入了神可山戰場,李瀚文可死定了!不過我們上離國雖然沒了飛蝗軍,有我們天威軍在,天下遲早都是武成王的。」

一個鼻子上長着痤瘡的強壯士兵,眼神剛利,身上有不少駭人的傷疤,他吹了吹手中大碗盛的肉粥湯,喝了一口,有些燙着,索性將碗放在了地上。

只見他上下拍了拍雙手,突然笑道。

「大將軍他,是神仙。」

他突然抬頭深吸了一口氣,看着已經漸漸暗下來的天空,火光在他的雙眼中跳動,他一邊陷入了回憶,一邊沉沉說道。

「五國紛爭,我上離國於動亂中,日漸式微,幾乎國滅。在涼州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身騎白馬的俊朗少年,神采奕奕,雙眼似乎洞穿了大地,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大將軍。」

「那時,涼州以北,已被晉元國大將潘元子一人橫掃,十八城全數被攻克,我上離國連戰連敗,損兵折將,傷亡不下20萬,舉國皆低眉嘆氣,正準備不計一切代價,利用天險死守涼州。」

「誰知,那少年手持將軍令,命我們拒守涼州城,一人騎一馬徑直出了城門往北而去。呵呵,那場景,哪一個不把他當成失心瘋……」

士兵打了個寒顫,端起地上的肉粥湯喝了一口,似乎那親眼所見天下無雙的氣場仍然縈繞在他的身前。

「第二天,那少年一人一馬,全身染血猩紅,提着一顆因為恐懼而死不瞑目的人頭回到了涼州城。」

「嘖嘖嘖,我們後來才知道,他一人將晉元國最精銳的10萬番狼鐵騎捅了個底朝天!在後方高枕無憂的潘元子,被人在萬軍中把腦袋給摘了。」

士兵發自肺腑地大笑起來。

「哈哈哈,再後來,我們被收編在大將軍麾下的天威軍之下,跟着大將軍四處征戰,從沒有見過在大將軍手下能走得過三回合的人。呼倫木也是,羅戰天也是,一劍幽光寒一國的裴真龍也是……大將軍他,是天上的神仙!凡人在他手中,管他多大的名聲,全都跟玩兒破泥巴一樣,毫不費力。」

另一個老兵模樣的人,長着山羊鬍,神色飛舞。

「是啊,武成王封大將軍為護國天威將軍以來,短短十數月,已經破百城,滅兩國,除了北靈國,其他兩國已是石下危卵,無力自保。此三國,眼下舉全國之力合兵一處,要與我天威軍決一死戰,呵呵呵,倒是為大將軍省去了麻煩。此戰過後,天下即可歸一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