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神州》[九鼎神州] - 第10章 暴怒的葉天壕

「壕哥,你怎麼看?到底是不是那黃氏部落的人?」在路上,葉天嘯開口問道。
葉天壕小心抱着葉凌驍,生怕令他難受,皺着眉頭,對於此事,他也是極為費解。
黃氏部落也是在這一片草原之上遷徙,生存,與葉氏部落不同的是,這黃氏部落在草原上生活了上百年,代代傳承,族中強者眾多,佔據着大量的牧草地。
但是幾十年前,葉天壕的父親,葉震林,隻身一人來到了這片草原,單槍匹馬,打下一番業績,創立葉氏部落,從黃氏部落那裡搶佔了不少肥沃的地域。
當時的黃氏部落,部落中唯一一名達到了『脫胎三境』的強者,壽元到了盡頭坐化,部落中並沒有什麼高手,正處在青黃不接的時刻,而葉震林乃是貨真價實的『脫胎三境』強者,自然是無人能擋。
黃氏部落有心除掉葉震林,但奈何實力不夠,在幾次爭鬥中,損失慘重,最終只得眼睜睜看着葉震林的部落迅速擴大,佔據了大片地域。
而葉氏部落,在葉震林的帶領下,也是飛速發展,有了如今的規模,比起那黃氏部落,也是不逞多讓!
就在二十年前,黃氏部落終於也是有着一名絕代天才,晉入了那『脫胎三境』,黃氏部落因此信心大漲,對葉氏部落展開了瘋狂的進攻!
當年兩大部落都是損傷慘重,最終,那黃氏部落的脫胎高手與葉震林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兩人激戰三天三夜,以兩敗俱傷為結局,那黃氏的天才重傷垂死,幾乎被廢了,而葉震林更是在戰後兩天就心脈寸斷而死。
從此,這兩大部落才是真正結下了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
然而,兩大部落平時在草原遷徙,活動,總會有相遇的時候,這些年來,因為爭奪地盤,搶奪資源等等原因,又是爆發了不下十數場戰鬥,有大有小,各有傷亡。
所以,此次的壕溝事件,葉天嘯才會第一個想到黃氏部落,畢竟,除了黃氏部落,他葉氏部落,與周邊其他部落的關係,都還是不錯的。
「我也不敢斷定是不是黃氏,他們來壕溝這裡,還打暈了凌驍,難道是為了恐嚇?可是最近並沒有發生什麼啊!」葉天壕還是想不通。
的確,兩大部落每一次的碰撞,都是有着大大小小的原因,像這一次,無緣無故就派人前來挑釁的事情,還從來沒有過。
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葉天壕嘆了一口氣,這些年來,他也是心力交瘁,不但要時時防備着黃氏,還要想辦法突破到『脫胎三境』,這個族長,當的很不容易。
然而,他卻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其實,壕溝中的景象,是他的懶惰的兒子,葉凌驍造成的。
不過,就算葉凌驍這麼說,恐怕他也不會相信,葉凌驍有着幾斤幾兩,他可是十分清楚的,區區煉體三重天,恐怕是做五十個俯卧撐都堅持不住吧!
一行人心事重重,回到了帳篷區。
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張筱菀站立在帳篷外面,面色緊張的向這邊望着,剛才葉天壕的突然爆發,以及那一聲呼喊,令得她憂心忡忡,眼裡似乎還有着淚花打轉。
看到丈夫抱著兒子,她用長滿了厚厚老繭的手提起所穿的羊皮裙,赤着腳,就這樣飛奔跑來。
「天壕,凌驍他怎麼了!」張筱菀大口喘着粗氣,看到丈夫懷中昏迷的兒子,擔心的淚水嘩嘩流淌着。
眼前這兩個男人,是她生命中最為重要的兩個男人,就算哪一天要她的命來交換這二人的安全,她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看到妻子焦急的模樣,葉天壕面色略有緩和,伸出粗糙的大手,為妻子抹去了眼淚,並將她摟到懷中。
「沒事的,凌驍沒有受傷,只是嚇暈了過去,現在,一切都好了,筱菀,放心吧。
」一隻手輕輕拍打着妻子的後背,一隻手抱住葉凌驍,此刻,這一家三口顯得無比和諧,如果可以,張筱菀真希望時間永遠定格,三個人永遠平平安安在一起。
在她心中,只要丈夫和兒子能夠好好的,就是晴天。
「我們回去吧。
」葉天壕開口,摟着妻子,抱著兒子,此刻,他也不是什麼『靈胎境』強者,只是一個丈夫和父親。
一行人往回走着,到了帳篷內,葉天壕輕輕將葉凌驍放在了羊皮地毯上,又安慰了張筱菀一番,這才走出了帳篷,去和葉天嘯商討事情了。
葉凌驍心中一聲嘆息,躺在父親懷裡的感覺真的很好,好像是回到了小時候,可是,自從長大了,要修鍊了,自己的不爭氣,引起了父親的反感,他就再也沒有抱過自己。
葉凌驍清楚的記得,一次又一次,父親看向自己時,失望的眼神。


張筱菀坐在一旁,這樣看着葉凌驍,眼中依舊擔憂,雖然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