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神州》[九鼎神州] - 第4章 太上神尊鼎

正午。
天空上九尊金鼎光芒達到了一天中最強盛的時候,散發熾熱的溫度,照耀着大地。
壕溝之下,葉凌驍仰面朝天呈大字躺在地上,眯起眼睛看着天空上那九尊金鼎,大口喘着粗氣,那潔白的羊皮袍子此刻早已沾滿了泥土,汗水,又臟又臭。
顧不得管衣服的問題,葉凌驍此刻累的半死,挖了半天,腳下的泥土卻好像一點也沒有減少,那把大彪哥特製的小鋤頭早被他扔到一旁,中午,大家都去吃飯了,而被剝奪了吃飯權利的葉凌驍,卻要繼續呆在壕溝里挖土。
而那些少年們此刻也是跑完了十圈,舒舒服服的洗了澡,換上乾淨的衣服。
然後圍坐在一起開始吃午飯。
草原上的午飯很簡單,手抓羊肉,烤羊肉,還有為數不多的一些烤牛肉,至於主食,則是厚實的大餅。
矮胖少年葉東毫不客氣,左手抓着一張大餅,右手則是拿着一根烤羊腿,嘴裏塞滿了羊肉和麵包,大吃大嚼,這一上午高強度的鍛煉可是把他累壞了。
不過,大口吃着午飯的同時,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氣有了增長,身體機能有了不少提高,做起事情來也會更加得心應手。
「看來我距離煉體六重天,也是不遠了。
」心中歡喜,葉東再度抓起一條羊腿,大口咬了下去。


而在旁邊,一群挖了一上午壕溝的漢子們湊在一起,與少年們不同,他們每個人手裡還抓着一個酒壺,裏面裝着特製的羊奶酒,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壕哥,你還真不讓凌驍那小子吃飯啊?孩子正在長身體,可別餓壞了,這一上午,他也挖了不少,我看啊,還是就饒他這一回吧!」葉天嘯拿起酒壺灌了一口酒,感覺到一股灼熱的氣息順着喉嚨傳遍全身,開口對着葉天壕求情道。
「是啊,壕哥,凌驍平時是貪玩了點,但終歸還是個孩子,要不,我讓大彪去叫他來吃飯吧!」說話的是一名精瘦男子,一雙小眼睛很有神采,他就是部落里的第三把手,除了葉天壕,葉天嘯以外的第三強者,葉天翔。
這葉天翔,可謂足智多謀,部落里的許多事情,都少不了他的出謀劃策,也是很有分量的一個人。
那葉大彪聽到這句話,抬起頭來,看了看葉天壕,嘴裏還塞着半張大餅,八字眉一撇,等待着葉天壕下令,他就去叫葉凌驍過來。
「哼,不用了,這一次,一定要讓這個小子長長記性!我的兒子,怎麼能是孬種!」葉天壕灌了一口酒,怒道。
眾人見葉天壕動了真格,心中暗暗可憐葉凌驍,但是卻不再多言,葉天壕說一不二的性子,他們也都是很清楚。
咕嚕。
似乎是有所感應,躺在壕溝里的葉凌驍此刻只感到肚子咕咕直叫,又渴又餓又累,使不上半分力氣,全身酸痛難忍。
伸出舌頭舔了舔乾燥的嘴唇,葉凌驍心中的那一絲希望緩緩破滅了,都這麼久了,還是沒有人來叫自己去吃飯!
看來所有人都是很樂意看到我受苦啊!葉凌驍感到一股怒火升起,壓抑一上午的情緒陡然爆發了。
大早上的不讓睡覺,非要扎馬步,跑圈,這不是有病嗎?!挖了一上午壕溝還沒有飯吃,這簡直就是非人的對待!
腦中又浮現葉天壕威嚴的表情,大彪哥的傻笑,葉天嘯,葉楓,葉東等人的面容,葉凌驍覺得這些人都在鄙視自己,和自己作對!
掙扎着爬起身,葉凌驍胸中怒火難平,向著那藤梯走去,他決定離開壕溝,去找點東西吃。
挖壕溝?去你的吧!本少不伺候了!
一腳踢飛面前一個土塊,葉凌驍嘴裏不停嘟囔着。
來到藤梯旁邊,伸手抓住藤梯,準備向上爬去,葉凌驍眼神一瞟,卻陡然發現藤梯的旁邊竟然有一個水缸!
趕緊跳下藤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向水缸,葉凌驍大喜,原來水缸在這裡啊,怪不得自己到處查看也沒有發現。
一把掀開水缸上面的木蓋,向著水缸望去。
這大水缸一個人根本合抱不過來,恐怕都足夠葉凌驍這小身板在裏面洗澡了,而此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