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神州》[九鼎神州] - 第7章 慈母

許久,當葉憶兒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視野之中,葉凌驍這才緩緩回過神來。
搖了搖腦袋,葉凌驍掀開帘布,走進了帳篷。
此刻,帳篷之內,卻是有着一名婦人端坐着,仔細看去,這婦人應該有三十多歲,但依舊貌美,眉目之間有着溫柔的神情,身穿一件羊皮襖,長發垂肩,雖然眼角已經有了魚尾紋,但是不難看出,在年輕時候肯定是個美女。
在她的手上,卻是有着道道厚實的老繭,顯然,這是由於常年縫補衣服所致,葉凌驍身上做工精細的羊皮袍子,葉天壕的袍子,部落中大多數衣物都是她所縫製。
這時一個典型的賢妻良母。
這就是葉凌驍的母親,葉天壕的妻子,葉氏部落結盟部落,張氏部落老族長之女,張筱菀。
要說母親年輕時候,葉凌驍也是聽葉天嘯提起過,那可是方圓百里都有名的大美人,周邊部落之人沒有不想娶她為妻的,甚至是連那高高在上的『東門城』都是有着強者來下聘禮,想要迎娶她。
當年那張氏部落的老族長也是想要將張筱菀嫁給那『東門城』的強者,畢竟,一旦傍上了這個龐然大物,他張氏部落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
但張筱菀死活不同意,甚至以死相逼,這才使得老族長不再強迫,任由她嫁給了葉天壕,也不知怎麼回事,二人只是遠遠的見過一次,就認定了對方,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吧。
葉凌驍笑了笑,這樣說來,自己和憶兒,恐怕也可以稱得上是一見鍾情了,還要加上日久生情,真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啊,自己以後一定要娶到憶兒當老婆!
張筱菀看到兒子進來,放下了手中的針線,卻是發現葉凌驍滿身泥土,身上有着濃濃的刺鼻汗臭味傳來,剛換的雪白羊皮袍子也髒了,正站在帳篷門口傻笑。
暗嘆了一聲,張筱菀十分無奈,對於這個兒子,她從小就十分寵溺,也養成了其懶惰頑皮的性格,現在想要糾正已經很難了。
「凌驍,你又幹什麼了,你看看你,都弄成什麼樣了。
」雖說語氣中帶着責備,但張筱菀還是捨不得訓斥兒子,只是輕輕批評了兩句,這對於我們的葉凌驍來說,簡直連撓痒痒都算不上。
「娘,都是爹,他非要讓我去挖壕溝,我都快累死了,連午飯也還沒吃呢!」葉凌驍故作委屈道。
「瞎說,你什麼也沒幹你爹會讓你去挖壕溝?你肯定是晨練又偷懶了吧,這幾天我不在,你是不是每天都不能按時起床啊?」張筱菀質問道,對於兒子,她還是很了解的,知道他的脾性,一句話就是猜到了葉凌驍的表現。
「哼,你去那東門城也不帶着我,讓我自己留在部落里。


」葉凌驍面色不太自然,不滿說道,「對了,娘,東門城裡都有什麼啊?」
就在前幾日,張筱菀的妹妹,嫁給了東門城一名富商的張筱柔,年過三十,終於是有了身孕,張筱菀得知自然十分高興,特意讓葉天壕準備了牛羊肉,奶製品,又連夜趕製了不少上好的羊皮衣服,去往東門城看望妹妹。
當時,葉凌驍死纏爛打非要跟去,張筱菀寵愛兒子,想着帶他去,但是葉天壕堅決不同意,這個小子平日里就不用功修鍊,性子又十分搗蛋,若是去了東門城,惹出什麼事端,可就不好了。
畢竟,東門城內的勢力,隨便一個,都足以滅掉他小小的葉氏部落!
據說,在東門城中,更是有着達到了脫胎三境的高手!
對於草原上部落中的孩子們來說,東門城是神秘的,充滿未知的,所有的孩子都是想要去看一看,這傳說中的城池。
但絕大多數人,也只是在長輩的描述中,幻想出一個城池的樣子罷了。
「東門城也沒什麼特別的,倒是你小姨,他的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