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寄雨》[酒寄雨] - 第10章 廖欲縣

「少爺!前面就要到寥欲縣了」

寂靜的小路上,一人坐在馬車的馬背上說道。

而兩側,則是還有兩個身材瘦小的男人騎着馬與之相平。

而馬車內,一名六歲左右大的孩童,身穿紫色絲綢,一手托着下臉看着馬窗外的美景。

「終於要到了,攸叔,加速進縣,我們去飽吃一頓!」

李安開口說道,語氣之中的激動卻是按耐不住的。

原本三日的路程,因為暴雨雨天,推遲了兩天,再加上山體滑坡,這一下子,路程直接推遲了三天,花費了六天才到。

這六天內,李安可是將所帶的食物都吃光了,若是還沒到廖欲縣,恐怕,他就要吃野果了。

「好嘞!」

白攸駕着馬車快速前行,兩側的瘦小男子見到這一幕,也是快馬趕上去。

廖欲縣門外

「都排好隊!一個個的登記」

只見一個肥胖男子身穿布甲,用着粗獷的聲音說道。

「官爺,這是怎麼了?」

一人問道。

「最近縣內沒少死人,而且死狀凄慘,有的不是血被抽干,就是肢體破碎的,我勸你,還是別打聽這麼多,老老實實登記就好了」

肥胖男子細心的對着剛才提問的男子解釋道,語氣中也帶有了一絲忌憚,顯然,縣內發生得事情太過恐怖了。

「哦好」

男子回答完,便朝後跑了出去。

看着離隊的男子,肥胖男子也是疑惑一下,囔囔說道

「真是個怪人,這麼靠前不進了,看了又是一個被嚇跑的」

肥胖男子沒有理會剛才那名男子,反而繼續維護着秩序。

「少爺,屬下已經打探明白了,廖欲縣內應該是發生了一起死亡事件,而且死因凄慘」

剛才詢問肥胖男子的人彎腰對着面前這個六歲左右的兒童說道。

「死亡事件?莫非這就是父親交給我的任務?」

孩童笑着說道。

眼前的孩童不是別人,正是李安,而他的身邊則是白攸和小賈,至於打探消息的則是小易。

「少爺,要不我們先進去?畢竟找到廖縣令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白攸抱拳說道,畢竟現在只是猜測,並不難確定具體事情是什麼。

想要知道具體的事情,還要去找到廖縣令才可以。

李安思考了一下,絕對白攸說的也並無道理,便同意了白攸所說。

「走吧」

李安說道。

隨後幾人完成登記進入寥欲縣內

入縣之後,眾人卻發現,先前進縣的人都往兩側走,就是不走正前方的街道。

而正前方的街道,則是空無一人,顯得格外冷清。

「這…發生了什麼?」

李安疑惑的開口說道。

「少爺,空氣中有血的氣息」

這時,身邊的小賈鼻子嗅動說道。

被小賈這麼一說,李安也好像是聞到空氣中的一絲血氣,不免有些難聞。

「走吧,去看看吧」

李安示意到,四人並沒有理會別人的目光,反而徑直向前走去。

眾人剛走進街道,血腥的氣息不免又濃郁了幾分,並且其中還夾雜了一絲惡臭味。

「少爺,看來,這附近有具屍體,並且已經放臭了」

小賈嗅了一下,捂着口鼻說道。

若說血腥味,李安尚且能夠忍住,可這股惡臭味,使他幾次想要吐出來。

「少爺,你沒事吧」

見李安這個樣子,白攸也是關心的說道。

白攸,小賈和小易是見過 場面的人,遇到這種事情自然不會有什麼大的反應,可那股惡臭味還是叫他們差點沒忍住。

「我沒事,去看看吧」

李安說道,隨後示意幾人接着向前走去。不過這股惡臭味,他寧願不呼吸空氣也不願意聞到這股惡臭味。

幾人走了一會,小賈突然停下,並且看向了右手邊的房子,眉頭緊鎖。

「小賈?怎麼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