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寄雨》[酒寄雨] - 第6章 離別

「小雨!」

此刻的孟凡雨自己一人正朝着自己的屋中走去,卻突然聽到了一道聲音正在叫他的名字。

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發現李安正在朝着自己跑來,嘴裏還不停的念到自己的名字。

「李安!」

見李安跑來,孟凡雨也是回應了一聲,但語氣中的卻多了一絲傷心的意味。

見孟凡雨這個樣子,李安也是拉着他的手說道」別這個樣子,趁現在還有時間,我們一起去玩個夠!「

李安一手拉着孟凡雨的小手,另一隻手指着外面說道。

」好!「

見李安這個樣子,孟凡雨也是收起來了那一絲傷心,既然都快走了,為什麼不能趁現在還沒有離開再玩一把。

孟凡雨真的不想回家嗎?

當然不是,她也想回去,想見她的父親孟遠。可她已經依戀上李安了,她喜歡和李安打打鬧鬧,喜歡和李安在一起,甚至已經把李府當作自己第二個家了。

但如果回到了自己的家,等待她的只有訓練,作為將門世家孟家,每一代都是名聲顯露在外的名將,對於他們這種將門世家,出一個名將比什麼都重要。

所以孟凡雨想回但卻又不想回,她現在覺得,跟李安在一起比什麼都快樂。

看着李安拉着自己的手,再想到剛才,孟凡雨小臉不禁一陣嬌紅,許久不能退散。

而李安面對孟凡雨,則是一個非常尷尬的樣子,雖說自己對孟凡雨有些感覺,可自己畢竟兩世為人,兩世年齡加起來可能都比李予大了,所以自己才極力隱藏自己對孟凡雨的感覺。

可就在剛才的飯桌上,他已經想通了,既然自己要重新活過這一世,那就要拋棄過去的一切,重新開始,不應該被前世所困擾着。

看着自己身後的孟凡雨,李安的心中好像有了一絲變化。

三天的時間過的非常快,你抓不住,只能放任它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雖然不能抓住時間,但卻可以在流逝的時間中留下自己的足跡。

這一天,屋外的雨下的很大,就像李安剛出生時一樣,雨水恨不得將樹葉全部打掉,無情的催打着這一切。

而這時,李府外卻出現了三十個身穿黑色甲胄臉戴黑色面具,騎着黑馬的士兵,戰列整齊,給人一種無形之間的壓力,而這三十人,自從來到李府門口就站在這裡一動不動,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站在這裡,無論雨勢多大,他們也是只站在這裡。

「外面的應該是孟遠的心腹吧,我記得好像是叫默騎吧」

李予看着府外的黑色甲胄的士兵對着身邊的白攸說道。

」是的老爺「

鬼知道他白攸經歷了什麼,從京城回來便和這群人一起回來,路上沒一個說話的,好像說話會死一樣。

」對了,我叫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李予突然問到自己交代白攸的事情。

聽到這件事,白攸也是面色沉重,等了許久,嘴裏才說道

「陛下命不久矣,皇室內部爭鬥開始了」

聽到這句話,李予的臉色卻是突然一變,手中的茶杯卻是突然離手摔碎在了地面上。

但那一團茶水卻是懸浮在空中,最後李予手臂一揮,這團茶水也揮之即去。

是啊,那畢竟是他的親弟弟,即便一個坐上了高位,一個遠離朝政。可再怎樣,兩人依舊是血濃於水的親兄弟啊。

聽到這件事李予的臉色變得甚至有些悲傷,雖然他早已料自己得弟弟可能先行離去,可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啊。

「最多還有多長時日」

李予整理了一下心態,恢復了原先威嚴的樣子說道。

「聽宮裡的御醫說,如果陛下現在少吃丹藥,恐怕還有幾年性命,但即便如此,身體也是大不如前」

白攸向李予告知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無論有沒有用,都告訴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