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寄雨》[酒寄雨] - 第7章 我要習武

「攸叔!我要習武!」

李安的聲音在白攸的耳朵里響了一天了,一直都是這幾個字。

自打昨天孟凡雨離開,自己的少爺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一天了,都在嚷嚷着要習武。

面對李安的一哭二鬧三上吊,白攸滿臉的無奈,只是說了一句

「你等我問一下老爺的意見吧」

畢竟,李安作為世子,習武自然不是兒戲。

書房內

」老爺,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白攸站在李予的身後說道。

而李予,則是拿起毛筆練習自己書法,聽到自己兒子要習武,手中的筆也是停頓了一下,並說道

」莫非是小雨那丫頭的原因?「

李予思考了一下獨自說道,畢竟從自己兒子的表現,好像就是這個樣子。

「也罷,他要學,就讓他學吧」

李予擺擺手對着白攸說道。

「是」

白攸恭敬說道,便是準備退下去。

「對了,把那本殘篇給他拿出來修鍊吧」

就在白攸準備退出去的時候,李予突然說道。

「老爺!可是那本……」

「我知道!」

白攸還想說些什麼,可卻被李予一口打斷。

「我自然知道你所擔心的,可那本寒月仙劍訣僅僅只是殘篇就是仙品級別的了,若是叫安兒學習,必定會到達一個新的高度。」

李予開口說道。

「並且,裏面可是還有一道劍法,若是叫安兒學會,勢必會成為一代劍仙。」

李予接著說道,但眼神中的激情和語氣中的激動卻是隱藏不住的。

「可是,這風險也太大了吧!」

白攸開口說道。

風險大他李予自然是知道,因為修鍊這本功法的人都沒有一個好的下場,據史書記載,第一個修鍊寒月仙劍訣的寒月劍仙被亂槍刺死,第二個修鍊寒月仙劍訣的玄寒劍仙是修鍊時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第三位逍遙劍仙在修鍊時走火入魔,不知所蹤,但大概率是身死了。

自此,這寒月仙劍訣便被世人認為是大凶功法,不祥之兆,至於這寒月仙劍訣為什麼會出現在李予府內,便不得而知。

」相信他吧「

李予只是緩緩說了一句,隨後示意白攸不要再說了,便開始練習自己的書法。

見李予執意如此,白攸也是沒有說什麼,便是退了下去。

」安兒,希望你能成功。「

李予收筆,逍遙二字赫然呈現在了眼前,而且每一筆猶如劍法一樣凌厲。

」父親同意了!「

聽到白攸所說的,李安也是一陣驚喜,恨不得馬上去修鍊。

」不過…「

白攸還想說些什麼,但終究還是不知道怎樣開口。

」攸叔?怎麼了?「

李安注意到白攸的神情問道。

「少爺,若這是一本會置你於死地的功法,你還願意修鍊嗎?」

終於,白攸還是忍不住的開口說道,畢竟這個風險太大了,李安又是他從小看到大的。

「什麼意思攸叔?」

李安也好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問道。

「唉,是這樣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