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不能喜歡上姐姐呀》[絕對不能喜歡上姐姐呀] - 第2章 他和她的初吻

多年後,苗青青的執念有了回報。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陳子墨不再記得最早是出於什麼原因動手打了張洵美,也開始逐漸忘記9歲那年六一兒童節因為張沐辰而吃的苦頭,竟然跟張洵美成了最好的朋友,也把張沐辰當成了自己的姐姐。

三個人當中,只有陳子墨的零花錢多到用不完,但每次大家一起吃飯,張沐辰還是堅持要請客。陳子墨有時候會為這件事生氣,覺得自己沒機會出風頭,但張沐辰從不慣着他,依舊我行我素。

「因為我是姐姐,你們想請我吃飯,等長大以後再說吧。」

就因為張沐辰這句話,陳子墨開始盼着長大,而長大居然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轉眼間,9歲的男孩也到了可以放肆談戀愛的年紀,21歲的陳子墨早就擦乾了掛在嘴唇上的大鼻涕,長成了個俊朗結實的男人,身邊從不缺追求者,但直到大三他都沒正經交過一個女朋友。

張洵美總調侃陳子墨「有問題」「不對勁」,但陳子墨很清楚,自己不是不想,而是沒有心動過,不談戀愛是因為覺得身邊的年輕女孩都缺心眼,完全無法吸引他的注意,至於這到底是為什麼,他沒想過,估計想也想不明白。

大三結束後的那個暑假,陳子墨本來不打算回江源了,他想趁着畢業之前好好準備訓練,多拿幾個獎,爭取能被分配到好一點的單位,在師範體育系專攻網球雖說冷門,但如果規劃得好,去北京上海讀研繼續深造,或是找個大城市的好學校當個教練應該沒問題,但就是這個節骨眼,他收到了張洵美髮來的一條微信。

「我爸走了」

就四個字,連個標點符號都沒有,卻猶如晴天霹靂。陳子墨買了最近一趟的車票,行李都來不及收拾,就趕回了江源。一路上,他很忐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張洵美,更害怕看到被自己稱為姐姐的那個人掉眼淚,這種恐懼感似曾相識。

陳子墨第一次見張沐辰哭是在張沐辰得知自己高考分數那天。

夏天的夜裡暴雨滂沱,張沐辰離家出走。那天家裡正好沒有大人,張洵美急得找陳子墨幫忙。

折騰了一整夜,天蒙蒙亮時,苗青青把渾身濕透的張沐辰領回了家,她蜷縮在沙發一角,一邊瑟瑟發抖一邊掉眼淚。陳子墨的心被揪住了,那一刻他竟然希望能找到什麼方法能讓張沐辰一輩子不要再難過。

懷揣着這樣的不安,陳子墨踏入靈堂。這裡已經聚集了一些賓客,卻安靜得很,抬頭可見張肅然的黑白照,那個一貫親切儒雅的男人上個月還在問陳子墨有沒有做好畢業後的規劃,此時此刻竟然已經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了。

陳子墨百感交集,他環顧四周,急於找到張沐辰,很快在人群中捕捉到一個忙碌的身影。和他想像中截然相反,張沐辰雖然臉色不大好,但依然強打着精神,把現場照顧得井井有條。

上一次見張沐辰還是在三年前,給陳子墨過完18歲的生日,姐弟倆就送他踏上離開家鄉的火車,還囑咐他一定要在大學裏找個像樣的女朋友。那時候姐姐還只是姐姐。

上大學後,不一樣的城市帶來新鮮感,陳子墨很少再想起張沐辰,只是偶爾在和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