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仙途》[絕世仙途] - 第一章 外來的獵戶

悠悠青山腳下,一條彎彎的小溪緩緩流淌,繞過整個村落,延伸向遠處。溪邊楊柳正抽芽,遠遠望去,點點嫩綠,煞是好看。

正是初春,村裡大人都去伺候田地去了,因此村落非常寧靜。只偶爾傳來幾聲狗叫雞鳴。這是一個小山村,叫青山村,二十幾戶人家。大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沒有什麼別的活路能做。

村裡為了能夠糊口。只在村外不大的平地整出了每家幾畝的田地。當成了命根子一樣的伺候着。畢竟一家人一年的口糧大都靠這幾畝田地了。

日頭漸漸升起,村莊漸漸生動起來,小孩們吃過早飯,紛紛呼喚小夥伴一起往村郊的小學堂走去。說是小學堂,不過是幾間破敗的泥胚房,先生姓張,是村裡唯一的文化人。

年輕的時候總是會嚮往外面的世界的,早先年輕的時候,張先生就和幾個年輕人一起走出大山,出去外面的世界。見識城鎮的繁華。後來不知道發生什麼變故,出去的幾個年輕人只有2個回到了村莊,剩下的都沒回來。

一個就做了村裡唯一的教書先生,另外一個,瘸了腿,卻學會了打鐵的手藝,不是刀劍槍之類的,不過是給村裡打一下菜刀斧頭。

2人都對當初外面發生了什麼緘口不言,也不提為什麼其他人都沒回來,只說要想後輩過上好日子,還是得努力學字,將來去外面才好找個好的活計,說不定還能成為官家的人!

能在外面找到活計,那都是村人口裡的能人,於是小孩們紛紛被家人送到了張先生處,學字算數了!

「李狗娃,昨天把張先生種的菜給踩壞了,張先生去你家告訴你爹娘了吧?有沒有被打屁股?」

說話的小孩叫李二蛋,話一出口,另外幾個小孩立即嘻嘻哈哈的看笑話,非要李狗娃把褲子脫下來看看。

李狗娃漲紅了臉,死命提着自己褲子不鬆手,半晌才洋洋得意的道「不能夠,我爹想打來着,那我娘疼我疼的緊,我爹連我皮都沒摸着。」

這倒是實話,狗娃娘疼孩子那是出名的,狗娃爹怕老婆也是出名的。不管狗娃犯了多大錯,往他娘懷裡一鑽,那就啥事也沒有了。

二蛋也知道這點,悻悻地道「反正你這頓打是跑不了的。昨天你跑的快,先生沒追上你,今天上學,你肯定會被打手心了」狗娃撇撇嘴「先生心軟着里,每次打手板都打不疼。」

幾個孩子里唯一的女娃娃胖丫道「反正是你不對,先生菜都被你踩壞了,吃不上飯了,以後誰教我們學字?」「那下學之後,我去山上挖點野菜給先生送過去吧,你們誰去?」

「我去。。」「我也去。。」「還有我。。。」小孩立即嘰嘰喳喳的表示都要一起去。

其實剛剛初春,不管是野草野菜的都剛剛抽芽,是吃不着的,不過是一塊去山上玩耍罷了。畢竟八、九歲的小孩子正是愛玩耍愛鬧的年紀。

小孩子嘻嘻哈哈打打鬧鬧的一路走到學堂,二蛋突然朝側牆努努嘴,大家看過去,卻是一個比他們還要小几歲的一個小男孩,坐在牆邊,一隻手裡拿着一根樹枝,在地上劃拉着什麼。幾個小孩立即悄悄貓了過去,低頭看去,卻是小男孩在寫昨天先生教過的字,寫的板板正正的。

男孩寫字寫得很認真,並沒有發現幾個小孩的到來。冷不防一隻腳伸過來,把他用樹枝在地上寫得字給搓掉了。

小男孩抬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白白的膚色,抿着的小嘴都顯得紅潤潤的,尤其是皮膚顯得格外的細膩,長得煞是好看,不像是山裡的孩子那樣,皮膚大都黝黑顯得有些粗糙。

若不是身上穿的衣服滿是補丁,出去說是城裡富貴人家嬌生慣養的公子哥也會有人相信。「喂,掃把星,你小子又來學堂偷學字了是不是?你根本沒有錢給先生交學費,整天偷偷摸摸的過來偷學,也不害臊。」

小男孩也不分辨,只緊抿着的好看的唇,睜大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着說話的李狗娃。胖丫看不過去了,幫襯道「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