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仙途》[絕世仙途] - 第二章 不祥的孩子

山村靈氣稀薄,男人拿出靈石,擺了一個聚靈陣,巨大的靈力漩渦在身邊呼嘯環繞,等到了一個臨界點,一股腦全部從自己的足底全部吸了進去,龐大的靈力漲斷了經脈,經脈裏面隱藏的毒氣立馬飄逸了出來,隨着緩緩的靈氣慢慢往上流動。

每過一處地方,那裡的經脈都因為承受不住如此龐大的靈力而紛紛寸斷,劇痛瀰漫了男人的每一寸神經,蒼白的臉色滲出豆大的汗珠,男人咬着牙,喉嚨滲出不似人聲的嘶啞悶哼。痛的他恨不得立即昏過去哪怕是死去,但是他必須堅持清醒,否則他一旦昏厥,不但功虧一簣,還會立馬死去,而他,還不能死。

但是男人還是低估了劇毒的霸道,隨着飄逸出來的毒氣越多,男人驚恐的發現,這毒氣竟然還能自動吸收靈氣滋養己身。以前他為了壓制劇毒,把毒氣封印耗盡靈力還沒覺出什麼,畢竟全身沒有一點靈力了。

但現在,剛開始那把他經脈漲斷的靈氣竟越來越稀薄,而毒氣則越來越多,已經開始向著液化發展了,這樣下去,他根本做不到把毒氣逼出體外,而自己的五臟六腑也會被這毒液腐蝕消融乾淨,他也會死去。男人越發驚恐,但他現在毫無辦法,他已經封印不住如此多的毒液,而且上次還是有靈丹的輔助。

男人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低頭看了一眼四周靈石化作的灰燼,又轉頭看了一眼葉飛睡覺的屋子,低嘆一聲,帶着苦澀,不甘,回憶,憤恨,擔憂,他甚至來不及跟葉飛交代些什麼,便氣絕身亡!

隔天鄰里發現了男人的屍體,大夥很奇怪昨天還好好的人,今天怎麼就突然死亡了呢。但是從外表一看也看不出什麼。

說也奇怪,中毒身亡的男人一點都沒有那種面色青黑七竅流血的樣子。男人的身上一點點的傷痕都沒有,甚至因為大量靈氣進體,他的體表還顯的非常的晶瑩。只是誰也不知道他的內臟已經消融成了一包膿血。

因為看不出什麼,大家也不會去破壞屍體,這在山村是犯忌諱的事。只是大家抬屍身的時候覺得奇怪,這麼高大的一個男人,怎麼也得有一百多斤,怎麼抬起來這麼輕呢。很快男人下了葬,除了一個土堆一塊墓碑,誰也不會知道這個小山村埋着一個曾經在修仙界都能呼風喚雨的高人。

2歲的小葉飛成了孤兒,在這個他還什麼都不知道的年紀,山村已經慢慢傳出了些閑言,都說這娃兒克人厲害。克父克母。沒有人趕收養這個2歲的小孩,怕把自己一家人也給剋死。除了村裡的老獵戶楊山。

楊山是這一年來經常跟葉飛他爹一起去山裡打獵的,兩家很熟悉。楊山也非常喜歡葉飛這小孩,把他當成了自己孫子。他中年喪妻,膝下無子,再說五十多歲的年紀,也活不久了,畢竟普通人來說,六七十歲的都算是高壽了。

所以楊山不怕這些,把葉飛接回了自己家。只是沒想到,一個月後,楊山上山打獵,就再也沒能活着回來。村人找到他屍體的時候,已經破破爛爛不成樣子了。還是從他身上的衣服辨認出來的。

楊山死於猛獸襲擊。野獸襲擊了他,沒把他身體吃完也是奇怪,想必是先被襲擊,但是沒有死亡,逃走了一段時間之後才身亡的,好在屍身是保住了。很快楊山也下了葬。

村人都奇怪的很,楊山是老獵戶了,應該知道哪裡有猛獸,哪裡打獵山雞野兔比較安全,村裡人上山也很少發生野獸襲擊人的事件,怎麼這次就……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了。這回,山村人們徹底沒有人敢接收葉飛了。

一個出生剋死母親,1歲克的自己家鄉鬧災荒,屍橫遍野,2歲剋死自己的爹,過不一個月又剋死收養他的人的小孩,在村裡人的眼裡無疑比猛獸還可怕。

其實這不過是個巧合,關一個2歲多一點的小孩什麼事呢?沒有人替他辯白,所有人都怕他。於是葉飛又回到了村頭的家。

本來村裡人是想把他趕出村子的,可是沒有人敢碰他,對着個小孩動手,大家還都下不去手。就想着把他鎖在他自己家裡,讓他自生自滅吧。只要不出來禍害村人就好了。葉飛自己被鎖在屋裡,餓的哇哇哭,他還太小。

不會做飯不會找吃的。就算他大一點又有什麼用,他被鎖起來了,也出不去找吃的。第3天,他已經餓的連哭聲都沒有了。是李狗娃的爹救了他!

李大地蹲在家門口,眼睛望着葉飛的家,吧嗒吧嗒的抽着煙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好半晌,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