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仙途》[絕世仙途] - 第六章 一份仙緣

中年人點點頭便要離去,王鐵急忙道「仙長請稍慢。」

「你還有何事?」

「不敢欺瞞仙長,小人無意中得到了一件仙家寶物,正要打算去尋找仙長獻給您,不想仙長今日到來,小人這就把寶物獻上來,請仙長收下,莫要嫌棄。若是對仙長有用,小人也不求別的,但求仙長提攜小人一二,小人感激不盡。」

說罷,從懷裡掏出了那隻儲物袋。

中年人初時還道是什麼寶貝,見是一隻儲物袋,也不在意,隨手接了過來,放出神識探入裏面,面色不變,道「只是一些普通的凡人界材料罷了,裏面倒是有幾樣靈材,也很是普通。與我用處不大。」

說罷就丟還給了王鐵。王鐵不僅大失所望,千辛萬苦的得到的寶物,竟然是對仙長一無用處的垃圾,這可如何是好。

這樣看來也沒法求仙長將自己收入門下了,想到此處,更加失望,一時不僅怔在了原地。中年人想了想道「難得你有這份心意。我知你心思,一心想踏入修真的大門,但是你靈根資質實在不好,而且年齡已經頗大,就算勉強為之,也終身不會突破鍊氣1層,充其量強身健體,加不了多少壽元。我這有一些丹藥,你服用後也可保你百病不侵,強身健體。你且收下吧。」

說罷將一個小瓶遞給了王鐵。轉身離去。

少年人跟緊師傅,下意識的回了一下頭,看到葉飛緊跟兩步,又怔怔的停下,眼神充滿了不甘,失望,後又滿是堅定。

不僅愣了一下,想了一下,左手不經意一揮,一道暗淡的光華不被人察覺的一閃而逝。而後轉頭跟隨師傅而去。

葉飛正愣怔間,突見年輕人一揮手,然後便覺得自己左手間多了什麼東西,下意識攥緊。而後便跟着王鐵安排的人進入了幫里。

空中,中年人繼續趕路,突然道「你給了那小孩什麼?」

少年人一怔,笑笑「沒什麼,就是到我們門派的路線圖,3年後便是我們門派收人的大日子了,若是他真的夠堅定,能夠找到那裡,便給他一次機會吧。留他在這裡,別的小孩那麼排斥他,估計他也不會過的很好。徒兒想着,就算他沒有靈根,只要他能在3年內走到,憑他那份堅定,收做掛名弟子,在門裡給他個差事也是很好的。畢竟門派里一些雜活也是凡人在做。要是萬一有靈根,也是他一份機緣。」

中年人瞥了他一眼「你倒是心腸好。他不過是個七歲的孩子,3年,不說路上的艱難險阻與危險,就算他找到地方,也到不得山頂,進不得山門。雖說3年後山門大開,廣收門徒,我還是不太看好他。年齡太小了。」

少年人不知道想到什麼,有些落寞的道「不是弟子好心,只不過看到他,就想起自己當時年幼的弟弟,也是被稱作克父克母的掃把星。弟弟那麼小,那麼可愛,哪裡妨礙過一個人來的?可恨那妖婆亂說話,而父母族人又深信不疑。若不是妖婆死的早,我定不會放過她。從小就是我死活護着弟弟,寸步不離。家裡除了弟弟,就我這一個兒子,父母拗不過我,也就不提這事。隨着弟弟長大。妖婆死掉,我天真的以為大家漸漸的遺忘了這事,就放鬆了下來。當我十歲那年,族人把我送到城裡的學堂念書,七歲的弟弟被族人給趁機丟入了大山。整整一年時間,他們都讓我住在城裡親戚家,沒有讓我回家,我竟然也不疑心,是我沒有保護好弟弟。害得他被丟掉。年底我回到家,可笑他們以為我這麼小,而時間這麼久了,我回來頂多鬧一陣就算了。我回家後瘋了一般的找弟弟,狀若癲狂,父母最後才告訴我弟弟被丟了。我大哭大鬧,他們說弟弟是剋星,會剋死人,可是弟弟長到7歲了,他們沒有一個人死掉。憑什麼說弟弟克人,父母打了我一巴掌,族人都說自從弟弟出生,父母和族人們頻頻生病,妖婆說了,都是被克的。」

少年說道這裡,頓了一下,面目也有些猙獰,咬牙切齒道「都是放屁,生老病死,關一個小孩什麼事。我被打了之後,十一歲的我,連年都沒有過,當天晚上就偷偷跑出了家門,想去找弟弟,結果,弟弟沒找到,我也不願意回家,而且自己也差點被猛獸吃掉,若不是恰好遇到師傅,徒兒想必早已死了。徒兒倒是好命,不僅活了下來,竟然還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