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 - 第10章 青衣的未知道果,仙墓太小了

日上三竿。

迅迅烈日的強光照射屁股。

李長卿感受到屁股的抗議,緩緩睜開眼眸驀然驀然起身,他來到這裡這世界已經有好些日子,一直都能好好入睡。

自己現在重獲修為,終於是有了一定的底氣與安全感,並不用擔心走着走着突然,跳出一個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給自己來上一拳。

然後暴斃。

「公子,您醒了!」

一道輕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睡意朦朧漸醒,側目望去。

柳青衣!

她站在床邊,手中捧着他的衣服,腳下放着她早早備好的洗臉盆。

「公子,您該穿戴洗漱了!」

李長卿起身,下床!

柳青衣一步向前,熟練而輕柔的服侍李長卿穿上衣服。

一身純白的錦緞長袍,袍內露出金色的鏤空鑲邊,神俊而華貴,赫然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

柳青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公子好看嗎……?」李長卿神色並無什麼波動,隨意平靜一聲。

柳青衣表情極為認真的點點頭,「公子是青衣見過最帥的男子!」

「真乖……!」

李長卿在她的服侍下穿戴好,伸手捏捏她的小臉,「今日有什麼事情么?」

柳青衣回身彎腰端起臉盆,一邊幫忙洗臉帕,一邊說著,「有的,聖地里三年一度的新生弟子試煉不是要開始了嘛!」

「公子的那些追隨者們,現在都想請您去主持大局,看看今年應該定下什麼規矩,又該如何去管理……!」

看着給自己洗帕子的柳青衣,李長卿淡淡一聲,「試煉大會不是應該歸魚池淵管的么,這種破差事怎麼會落到我的頭上?」

柳青衣頓了頓不敢說話,只是低着頭洗着帕子。

「說吧……!」

這一聲差點沒給柳青衣嚇得打翻臉盆,匆忙跪地:「是長老團們的安排……說是聖女的瑣事太多了,會耽誤她修鍊,所以分一些任務給公子您……!」

「起來吧!」李長卿沉吟。

「是……!」

他回身淡然望着窗外,看着一座座懸空的神島。

「呵呵……!」

李長卿心裏譏諷一聲。

這群老人精還真是喜歡各自瞎蹦噠呢,這個時候就開始選擇徹底站隊了?

這不是擺明了想支持魚池淵,成為下一任聖主么?

真是可笑,李長卿現在根本就不在乎,能不能成為仙墓的下一任聖主。

億萬山河,星辰大海,他要的是任我馳騁。

風起雲湧,不朽大道,他要的是俯瞰眾生。

自重生以來。

李長卿一直認為,仙途大道多讓人嚮往。

但他現在的起點很好,有自己的基礎資本,有那個資格爭仙道。

修為年輕至尊,身負各種天賦體質。

只要自己有足夠的決然、狠厲。

願意去奮發圖強,不給任何一個屬於自己敵人的機會。

他定要上至絕頂之巔,李長卿幽眸里燃燒着火焰。

仙墓聖地?

呵呵。

亦不過是仙神上界里的一隅。

太小了啊,真的太小了啊!

這種地方怎麼可能,能承受得住自己那浩瀚無垠的野心呢!

和自己的野心相比起來,這些人現在眼眸所貪圖的寶物,或許在這他們看來,要爭個昏天黑地,血流成河。

可它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在李長卿這裡卻渺小得如同沙礫。

「公……公子,該洗漱了。」

柳青衣一雙小手捧着洗好的帕子,送到李長卿身前恭敬一聲。

李長卿接過她遞過來的帕子,洗漱着臉,轉移了一個話題。

「青衣你說,公子這算不算是養了一群飯桶呢,不然為什麼都要我來決定呢?」

柳青衣輕聲道:「公子這是哪裡話,他們那是尊重您,才等您主持大局呢!」

洗漱好!

李長卿靠坐在椅子上,打量着一旁低頭的柳青衣。

李長卿眼瞳里,時不時閃過一縷一縷精光,先前就覺得柳青衣不對勁,但由於沒有修為運轉重瞳查看,當然也有記憶沒有徹底融合的緣故。

現在徹底融合,現在算是明白了,原身為什麼沒把這個,日益相處且長得極為標緻的侍女,一口吃掉了。

感情,原身不是性無能,而是想等着柳青衣身上的道果成熟啊!

難怪柳青衣會被他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