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 - 第4章 任你無情也動人

驚!

雪傲瞳仙眸瞪大,雙瓣紅唇微微輕啟。

身上的帝韻紊亂到極點,不斷起起伏伏的高聳山巒。

如果理解沒錯的話。

這個讓她一直引以為傲的得意弟子。

愛上她了,且想沖師!

「世人皆論你冰冷無情,但任是無情也動人!」

「深情的話誰都會,我只想告訴你!」

「我他媽愛你啊!」

……

轟——!

極冰峰陡然從地表,裂開一道萬丈裂縫。

從山頂直衝山腳。

峰下路過的弟子,看着地面這道鴻溝,驚慌抬眸望向山頂面露懼色。

「怎麼回事?」

「聖主大人這是怎麼了,發這麼大的火。」

「大人的事小孩別管……」

寬大的衣袍獵獵作響,捲起的塵雪漫天飛舞。

疙瘩。

渾身的雞皮疙瘩。

他……!

他怎麼能對自己說這些這麼羞人的話!

雪傲瞳甚至能想像出,李長卿在自己面前說這些話的樣子。

想像間,頓時她全身上下**之意肆意席捲。

孤身修行近兩千載,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明目張胆和她示愛。

直白、直接、毫無掩飾。

以前的人都害怕她的冷厲無情,無人敢接近與她。

那句:

「世人皆論你冰冷無情,但任是無情也動人!」

真的有戳到她心窩。

她的心扉就像是平靜了千年的湖水,無意間被人丟下一塊石子,動蕩起一陣陣蕩漾波瀾。

可是……!

這個示愛的人,卻是她的得意門生。

這讓她不知所措。

雪傲瞳緊緊攥着手中的信件,沉重的呼吸,根本平復不了她現在雜亂的心思。

只好佯裝出怒火發泄一般的樣子,在空間里低罵:

「敢違抗為師定下的規矩,本就已經犯下重罪,你現在還想要衝了為師。」

「逆徒!」

「師門不幸!師門不幸!!」

雪傲瞳敢確定。

這不是李長卿隨意的玩笑。

在仙墓聖地可還沒有人,膽子大到敢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除非是想死了。

這句話無疑就是李長卿真心話,他真的想和自己……

雪傲瞳平復了好久。

她才將心裏的躁亂強壓下去,本想着將手中的信件撕碎。

可不知道為什麼看着這些字眼,她腦海中的老是忍不住浮現,李長卿在自己眼前說這些話的樣子。

自己提不起一絲殺意就算了,竟然還有一絲絲暖意。

「原來……!」

「這就是被人喜歡示愛的感覺嗎?」

咚咚咚!心跳猛然加速,宛如心間有種可惡的小鹿,一直在撞擊着她的心扉。

「以往的長卿一直也是被人冠名,冷漠無情,殺人的眼神就像殺豬一樣冰冷。」

「平日里對我這個當師尊的,一直也是冷冷淡淡,一副愛答不理孤傲冷絕模樣。」

「原來他是一直喜歡着我,才故意這樣掩飾避開我的嘛?」

「哼!真會裝,居然連我都騙過去了。」

雪傲瞳一想到平日里孤傲冷絕模樣的李長卿,背地裡其實一直偷偷暗戀着自己。

她絕美容顏上,不經意間已悄然染上一抹紅霞。

「論資質天賦長卿絲毫不比我差,甚至還強上一絲絲,倒也不用擔心中途,有人天賦不夠先死去,留下一人苦守……!」

「論才情長卿與我也是俊男靚女,從這裡看好像也挺合適。」

奇怪的念頭慢慢湧上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