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 - 第5章 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

腦海里的回憶,遠不上現在親眼所見來的震撼人心。

穿越過來之後,除去在自己宮殿自裝逼格之外,也沒去過太遠的地方。

現在入眼所見,全是懸浮於仙墓虛空上空的神島宮殿,星羅棋布,雲蒸霞蔚,浩瀚宏偉,仙霞若靈,瀑布倒掛宛若匹練。

各種山脈般龐大已被馴化的古獸,在神島之中穿行,磅礴的氣血震懾人心。

濃郁的靈氣簡直就是要液化了一般,難怪上界的生靈都看不起下界。這塊寶地里就算是放一頭豬在這裡,想來日積月累之後,它也能成才。

而仙墓能在歷史長河裡屹立不倒,也和眼前這些漂浮在仙墓上空且仙光直衝雲霄,霞瑞蒸騰的恐怖護山大陣息息相關。

李長卿知道,這種程度的陣法威壓還只是平日里的一絲一毫。

如果這些大陣全部啟動,所散發出的威力,怕是大聖境之下的生靈,全都得被碾碎在這個地方。

雪傲瞳身處的極冰峰很好找,它是仙墓聖地最高的一座山峰,高聳入雲,而峰頂也是雪傲瞳的寢宮所在。

李長卿帶着一路的忐忑不安,緩緩來到峰頂。

入目只見。

雪傲瞳站在不遠處的棲凰亭之中,背對着他負手而立。

氣息蓋壓諸天,像是一尊開天前的古老神祗,道行不知道恐怖到了何種程度。

而棲凰亭前方就是萬丈斷崖……!

「師尊,您找我?」

李長卿踏步向前恭敬一聲。

「抬頭看我!」

雪傲瞳回身冰冷的聲音傳入他的耳里。

聞聲抬眸。

頓時。

一張絕美到讓人窒息的容顏,映在李長卿的視線中。

她美眸垂下,在接觸到她目光的那一剎那,許長生的眼神瞬間出現了,剎那的獃滯……

無法形容的美麗眼眸。

這是李長卿見過最美的眼睛。

彷彿世間所有絢麗芳華的篆刻,都毫無保留的凝聚在眼前,這雙如夢境般的眸子里。

氣質天生的高貴與傲然。

「誒……!」

雪傲瞳心裏嘆息一聲,但眼眸深處卻帶着一絲雀躍,她注意到了李長卿看着她的時候,居然愣神了雖然很快恢復。

但她心裏已經確定他果然喜歡我。

「長卿,仙路一途講究心無旁騖,心無雜念,若是心不誠則難成就大道……!」

李長卿聞言思考着她話語里的意境,恭敬一聲道:「徒兒一直一心向道,則無旁騖,這一點還請師尊放心!」

「哼……!」

雪傲瞳心裏惱怒,你還擱這裡給我強行演戲是不是,你自己給我寫了什麼羞人的話語,你自己會不知道?

裝,繼續裝?

但為了他前途着想,雪傲瞳還是決定繼續勸誡,免得他真的浪費了如此好的天賦。

「長卿,你的資質天賦絕頂,倘若你能靜下心來修行,千載之後你必能成就大道,切勿浪費了你這等天資……!」

李長卿一聽心裏鬆了一口氣,原來沒有暴露啊,那自己還擔心個屁。

現在既然雪傲瞳是在關心自己,那自己自然是要會做人的。

李長卿決定,那就拍個馬屁吧。

恭敬抬眸,神情無比嚴肅,「師尊放心,徒兒知道,我的心裏只有師尊和修行,再也裝不下其他的東西。」

李長卿本想討好雪傲瞳的話語,此時落到雪傲瞳的耳朵里,她怎麼聽都是另一番風味。

雪傲瞳如雪一般白凈的臉龐漸漸爬上殷紅,她眸子深處閃過一絲慌亂。

李長卿……!

你怎麼能這麼厚臉皮啊!

自己明明都已經給他台階下了,他怎麼還順着杆子繼續往上爬,他這是想爬山不成。

真是討厭。

為了掩飾自己心底的慌亂,雪傲瞳佯裝憤怒,「長卿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我是你的師尊,我不需要你把我放在心裏。」

「……?」

「師尊為何這麼說?」

李長卿抬起眸子疑惑望着她,這娘們怎麼奇奇怪怪的,尊重自己師尊這裏面難道有什麼問題嘛?

尊師孝道不是天經地義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