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 - 第6章 他才八歲,徒兒真的做不到

李長卿對於自己剛剛的即興表演。

十分滿意!

自己完全將一個,身負傲骨,且愛而不得的倔強少年展現得淋漓盡致。

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淚。

「你難道不知道,這是為師親自定下的規矩?你身為聖子知法犯法,這是罪加一等的事情。」

「你真當是篤定認為,為師不敢責罰你是么?」雪傲瞳冷哼一聲,語氣冰冷刺骨如臘月寒霜,直叫人渾身打抖。

可李長卿卻一如既往,神情堅定且露出一副我早已經看淡這些東西,你愛咋咋地的模樣。

「師尊,徒兒在寫這一封信的時候,就已經想到會是這麼一個後果。」

「……?」雪傲瞳冷漠的神情明顯一愣,她不理解,「既然你知道這個嚴重的後果,那你為什麼還敢寫……!」

「哼……!」

李長卿先是輕哼一聲,隨後眼裡露出決然,衝著雪傲瞳就是說道:

「戒律已經阻擋了弟子十年……!」

「若是徒兒繼續讓它控制着我,我想我會一直生不如死。」

「與其讓自己這樣,日日煎熬的冥思想念,徒兒倒不如一死百了,若真是因為這樣死去了,那也值了!!」

「徒兒就是要這世間戒律,再也擋不住我深厚的情意。」

言落。

萬籟俱寂。

世間萬物彷彿在這一刻停滯。

只留下兩人在雪中對視。

李長卿打心底堅信,自己的師尊絕對還是一個女人。

自己現在這麼深情,再怎麼樣也能感動到她一絲一毫吧?

再加上自己是她的徒弟,只要她心裏出現一絲於心不忍,自己就順着杆子往上爬。

求她既往不咎,嘻嘻!

雪傲瞳心裏已經驚到不知道說什麼好,她沒想到自己弟子愛她居然愛了十年。

那年……

他才八歲啊!

八歲就開竅了,難怪他有神童的稱呼。

現在更是大逆不道當著她的面,再一次說出這些羞人的話。

真的,真的……太讓她羞怒了!

可自己是她的師尊啊,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母)的道理試問在場,誰不知道。

「呼——!」

她長長吁了一口氣,壓制心裏的異樣,輕輕嘆息一聲,這段不該有的情意還是讓它胎死腹中吧。

「今日之事為師就當做不知道,你也把那些不該有的心思收起來,為師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為師實在是受不了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你明白?」

(≖‿≖)✧嘿嘿——!

李長卿心裏微微一笑,自己果然賭對了,自己的師尊果然還是個女人。

現在和魚池淵不可能就不可能唄,自己還有兩天時間,換一個目標就是了,實在不行就去找一些女長老下手。

聖地里饞自己身子的女長老,可是有着一大把呢,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女長老聖地里遍地都是。

李長卿知道解除自己的禁制是必須要解除的,不然自己原身得罪了這麼多仇家。

若是沒了修為的自己到時候暴露了,便只能任人宰割,當成年前的肥豬來殺。

「那徒兒這就告退!」

李長卿恭敬一聲,作勢就要離開這裡去尋找合適自己的女長老,卻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清冷的聲音。

「死罪可免,活罪難赦!你犯下如此大錯,日後就留在為師這棲凰亭里,面壁思過半年,等你徹底放下了,你心中那亂七八糟的雜念執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