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開局:我把女帝師尊給泡了] - 第8章 這是一千萬,你先拿着花

含羞待放!

這可如何是好,難不成自己真要衝師不成……

有這麼漂亮的道侶,李長卿按理來說應該是歡呼雀躍的。

可……!

這可是雪傲瞳啊,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嘛!

這可是殺人不眨眼的主,雖然比較自己原身做法,她還是要差上許多。

但也確確實實霸道極了啊!

現在兩人的身份要這樣舉例子,才能夠直觀了解。

一個高中文化可能都沒有的躺平鹹魚,無意間和一個年入百億的霸道女總裁,戀愛了!

這種壓力不能說大吧,只能說快壓死了。

根據李長卿得到的情報琢磨。

就在前些一陣子,她手拿一把細柳長劍,深入混亂仙域,斬妖除魔。

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手起刀落人頭滿地飛

直接在混亂域那種鬼地方,砍下無敵女殺神稱號。

由此可想而知,雪傲瞳脾氣到底有多暴躁了!

現在要自己和這種娘們搞對象,李長卿怕搞着搞着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把自己小命搞沒了。

但現在他也不敢說出那句,「我的師尊大人,我想你搞錯了,我其實想要追求的不是你,你誤會了……」

這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心裏苦啊!

「長卿……」

雪傲瞳見他一直不說話,只以為他還沉浸在喜悅當中。

她面上爬滿嫣紅,心裏一陣又一陣羞意襲上心間,她也沒做好如何面對李長卿。

「長卿……為師今年已有近兩千歲,自從當了這個仙墓聖地的聖主起,為師越來越窮。

仙墓最近更是出現了資源危機,已經拖欠好多弟子月俸了,為師此刻也沒什麼太多太好的資源能給你了。

手裡只有這座聖地,須彌戒子里也只有一千多萬極品靈石,幾百株極品靈藥,外加還有幾件帝器……!」

李長卿聽着雪傲瞳訴苦的話語,心裏也暗暗替她悲傷,聽起來確實好悲慘的樣子。

兩人沉默期間,只見雪傲瞳從自己須彌戒里拿出另一個須彌戒。

「仙路漫漫,若想長相廝守,唯有一起站在最高的頂峰,你一定要好好修行,千萬不要有絲毫懈怠。」

「我會在前方等你。」

「來這個給你……」

李長卿帶着痴呆的神情,接過須彌戒,又聽見雪傲瞳低吟。

「這裏面是為師送與你禮物,這裏面是一千萬極品靈石,為師就這麼點東西能給到你幫助了,等日後再給你好的……!」

李長卿:「……!」

雪傲瞳見李長卿接過須彌戒,心中也是歡喜,他果然不嫌棄自己。

說完。

雪傲瞳也不等李長卿作出回應,整個人直接化作虛影消失在原地。

李長卿直接愣在原地,手裡還拿着一千萬極品靈石的須彌戒……

低頭望着戒指,默默算了一個賬。

虛神境界拚命修鍊一天,能消耗上千極品靈石,不算自己突破真神……

這裡就是近三十年的資源!

李長卿倒吸一口涼氣,原來前世那句話是真的。

女人只會影響我出劍的速度。

可富婆不會,她只會給我買更好的劍,讓我嘎嘎亂殺!

現在算不算……!

仙道崩塌!

我李長卿,唯有一妻!十五境之下她亂殺。

李長卿重重呼出了一口氣,便朝着山下飛去,重獲修為的他能飛為什麼要走路?

可李長卿完全也沒有注意到,就在他剛飛下山的一瞬間。

就在他剛才的原地,一道身影漸漸顯現出來,雪傲瞳從頭到尾就沒有離開。

她想聽聽李長卿在自己走後,會不會激動的滿地打滾,說一些肉麻死了的情話。

只見她嘟起紅唇小嘴,顯然是不滿李長卿的反應,就像一個木頭人一樣傻愣愣站了半天,一句話也不說就飛走了。

無趣……!

她望着李長卿逐漸遠離的身影,美到極致的眼瞳里流轉着愛戀的神光。

想起先前李長卿那股不顧生死的決然,又想起他那些肉麻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