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之亂世悍將》[抗戰之亂世悍將] - 第7章代理連長職務

看着劉衛國和虎子走後,大奎艱難舉起槍,將手榴彈抓在手裡,臉上勉強扯開了一絲苦笑,低聲喃喃。
「爺爺我湖南上壩孫大奎,祖上從沒出過孬的!
今兒個,你們小鬼子也甭想從我這佔著便宜!」
看着慢慢逼近的鬼子,孫大奎猛地啐了一口,吐出一口血水,朝着逼近的鬼子開了一槍,打不打的中已經沒關係了,自己最後這點時間就是為了劉衛國他們爭取時間,然後送小鬼子一份大禮。
「狗日的小鬼子來呀,爺爺請你們看煙花——」孫大奎哈哈大笑着,嘴裏不斷地噴出血沫,對着鬼子又是一槍。
一顆子彈打在孫大奎肩頭,大奎連槍也抓不住了,瘋了一般的孫大奎根本不去理會,只是笑着罵著,死死地攥着手榴彈,眼看着鬼子慢慢靠近——
劉衛國和虎子拚命地朝前跑着,呼呼的喘氣,好像兩個破風箱,離着陣地越來越近了。
身後忽然傳開一聲巨大的爆炸聲,接連不斷的轟響,是炮彈接連引爆的動靜,是大奎那邊傳來的,但是兩人沒有回頭,只是鼓足殘餘的力氣,拚命地跑向自己的陣地。
此刻陣地上喊殺聲已經很小了,小鬼子們退了大半,剩下的一些,劉衛國和虎子火速衝上來後靠着機槍三兩下,就清理了剩餘敵人。
山腳下小鬼子的炮兵陣地也終於摧毀了,但連里的士兵卻沒有勝利的喜悅。
全連還能喘氣的就剩下十幾個人,其中還有重傷員,就剩下來的這點人,怎麼繼續堅守陣地?
更讓全連鴉雀無聲的,是趙大海安安靜靜地躺在戰壕里,雙手還保持着握刀姿勢,胸口的血洞已經逐漸凝固,一臉血跡,難以瞑目。
劉衛國蹲在連長旁邊,輕輕為趙大海合上雙眼。
連長趙大海戰死了,副連長、三個排長包括排副也都戰死了,剩下的他們該何去何從?
陣地上卻沒有一絲生氣,稀疏的人影默默地坐在土堆上,沒有人做準備,也沒有人說話,彷彿都死絕了一樣,只有三個重傷員還在發出悶哼聲。
山下的鬼子們也受了重創,炮兵陣地和機槍陣地都被炸掉了,就連中尉隊長也受了重傷,一個少尉戰死,加上小鬼子的先鋒部隊也死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