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姐姐吃軟飯》[靠姐姐吃軟飯] - 第5章

第5章
「確有此事嗎?」
張耀東不經意地看好了眼張嘯天,發現他正在思索,眼前一亮。
「利民集團自從進入合作區以後,明顯存在問題。
方國慶市長以利民集團是延春的利稅大戶為名,一直沒有深入調查,所以……」
「我會和紀委**說明情況的,估計此事沒表面上那麼簡單!」
「那就好了!」
孫常青很高興,看向張嘯天說:「老領導,您看嘯天同志的工作……」
「你看着辦!」
張耀東淡淡地說道。
孫長青心裏很震驚,這年輕人到底什麼背景,連張耀東都出動了?
難道和張書記有某種關係嗎?
想到這些,他說道:「先把嘯天安排在某個局吧,去基層鍛煉一下。
不知道嘯天是學什麼專業的?」
張嘯天利索地回答:「大學我學的是法律,後來學了經濟和新聞。」
孫長青看向張耀東,撮着雙手說:「老領導,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不如先把他的關係放在省紀委,等紀委派工作組下去調查合作區的時候,讓嘯天掛上一個名額……」
張書記低頭沉思,他知道孫長青下了招妙棋,讓張嘯天以省紀委的關係去延春,然後再調到延春任職,這一切都給了他巨大的機會。
先讓他在省里渡了一層金,再去基層肯定會有壓倒性的優勢。
「嘯天,你覺得呢?」
張嘯天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一切聽領導安排。」
「那就這樣吧。」
張耀東點點頭。
「兩位領導,那我先就走了……」張嘯天可不想打擾兩位領導談事情。
張耀東對他更加滿意了,這小子很懂得察言觀色啊!
等張嘯天走了,孫常青也讚歎道:「很懂事的小子!
老領導,他……」
「別瞎猜了,他和我沒關係,人家的根在京城!」
孫常青恍然大悟。
張若煙帶着張嘯天離開,在路上張嘯天把剛才的談話內容說了一遍。
張若煙冷笑道:「這個孫常青好精明,他這是把你當成籌碼了!」
「什麼意思?」
「你小子就是單純!
孫常青這是利用你和我爸的關係呢!
你不知道他和延春的方國慶斗得很厲害,方國慶是劉副書記的老部下,合作區的劉一水又是劉副書記的侄子。
說白了吧,孫常青與方國慶的矛盾其實就是我爸和劉副書記的矛盾!」
「天啊,好複雜!」
張嘯天這才明白,張耀東為什麼說延春亂了,原來這裡涉及到省里一二把手間的較量,而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籌碼!
「所以你要處處小說,有不懂的就來問我。」
張若煙擔心地看着張嘯天:「我爸也真是的,你剛入職就把你扯進了這裏面!」
「我就是一個小人物,那些事與我關,我只做好自己的就行了!」
張嘯天到是坦然。
「你能這麼想很好,走吧,我帶你轉轉去……」
……
第二天一早,張嘯天接到了張若煙的電話,張耀東讓她陪着張嘯天去報道,所有關係已經安排好了。
一切有張若煙的出面,複雜的程序也變得簡單起來。
張若煙直接把他領到了組織部部長面前。
組織部部長賀保國五十歲左右,是個微胖和藹的笑面虎,眯成一條縫的小眼睛透露着精明。
他緊緊握着張嘯天的手客氣地說了不少鼓勵的話,最後語重心長地拍着他的肩膀說:「以後有什麼問題可以找他。」
賀保國這位省委常委親自安排秘書送張嘯天二人去省紀委監察廳,不料半路上,張若煙又接到了紀委書記江山的電話……
張若煙苦笑着對張嘯天說:「你一個小人物,害得省委幾位常委都給下面的人發了話,哎,我當初都沒這種待遇!」
「就因為我有背景嗎?」
張嘯天心裏的滋味有些古怪,長嘆一聲。
監察廳的廳長焦鐵軍一點官架子也沒有,客氣地說已經接到領導了指示,暫時把張嘯天安排在監察廳的調查二科。
從監察廳出來,張嘯天也是體制內的人了,此刻已是中午,汗水經浸**衣服,張嘯天抬頭望了望火辣辣的太陽,對張若煙說:「姐,我明白你的話了,我確實離不開劉家的關係啊!」
「還有我的關係!」
張若煙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頭,然後又認真地說道:「如果你沒有熟人,什麼也幹不成!」
張嘯天苦笑不語,張若煙也知道他的迷茫,讓他閉着眼慢慢思考。
接受一件新興的事物,總是需要時間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