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在酒廠做真酒》[柯南之我在酒廠做真酒] - 第4章 遇襲

靠着補給點的物資,悠悠和黑澤陣堅持了5天。

中間也曾遇到過其他人,但其他人看看小女孩手中的匕首,再看看黑澤陣在一眾孩童中被凸顯出來的身高與體型、手中的木棍。

還有那警惕的緊盯着來人,宛如護崽的狼王般狠厲的眼神,雖然狼王現在實際還是只未長成的狼崽子,但在同齡人里也是初現威懾,輕易的不敢主動招惹他們。

年齡大的都不敢,年齡小些的就更別提了。

而且他倆的運氣也還不錯,依照黑澤陣手中的地圖,他們總是可以在夜幕降臨時找到了合適的休息點兒,也幸運的沒有遇到無差別攻擊。

這片森林彷彿是被清理過的一般,除了需要擔心同類間為了搶奪物資的相互捅刀,和晚上實驗室工作人員的無差別攻擊之外,不需要擔心野生動物的攻擊。

她早在這前幾天的時候就發現了,這片森林裏,別說兇猛的動物了,除了蟲子之外,她連只兔子都沒見到過,按說森林裏應該會有蛇的,但這裡詭異的什麼都沒有。

當然這樣也不能說是多好,嚴格來說,說是好也好,說不好也不好。

好處是他們在搜尋物資的時候,包括晚上休息的時候只需要警惕人的攻擊,不需要額外關注野生動物們的襲擊,尤其是森林裏經常悄無聲息出沒的蛇,她對這種生物真的是非常膈應。

壞處則是,他們除了尋找實驗室藏起來的物資進行補給之外,沒有其他補給食物的辦法。

這幾天下來,她越發明顯的感覺到了目前焦灼的氣氛,前幾天偶遇到其他人時,彼此都是默契的互不招惹。

而從昨天開始,他們被跟蹤過,被緊盯着行動過,目前雖然還沒有遭受過偷襲,但她感覺那一天應該也不遠了,當人餓瘋了失去理智的時候,哪怕是小孩子也能爆發出驚人的力量,而真到了那時,或許就是她需要握緊刀的時候了。

黑澤陣同樣敏銳,他也感受到了目前緊繃的氣氛,現在的森林就彷彿是一根被綳得很緊的繩子,只差最後的一個用力就能扯斷,將所有人拉入瘋狂的深淵。

但除了出去尋找物資時更加謹慎外,並叮囑悠悠拿好武器,保護好自己外,別無他法。

是夜。

黑澤陣剛被悠叫起來,準備換班守夜時,就聽外面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似是來了什麼人。

兩人黑暗中對視一眼,墨綠色的眸和黑色的眸相互交換了個眼神。

她握緊了匕首,又輕輕拿出了前天在補給點找到的手電筒,悄悄起身,走到了門邊,手輕輕的搭在了門把手處,感受到門把手上的晃動。

她沖已經埋伏到另一旁的黑澤陣比了個手勢。

黑暗中黑澤陣看不太清楚她在做什麼,但憑藉著這幾天相處培養出的默契,他大概明白她是要行動了,點了下頭,比了個ok的手勢,手裡握緊了在森林裏撿到的木棍。

微微調整了下姿勢,讓自己保持着爆發度比較高的姿勢,沖看着他的悠悠點了下頭。

悠悠下意識的勾唇笑了下以示回應,然後一臉正色,唰的一下將門打開,然後快速的打開手電筒,直射來人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