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在酒廠做真酒》[柯南之我在酒廠做真酒] - 第5章 獵殺者

轉眼間,他們已經被古川陽太粘上兩天了,讓他走他也不走,面對着一個孩子可憐兮兮的眼神,悠悠又實在冷不下心,做出面無表情的把他趕走的事情,所以最後也就只好默認他跟着了。

古川陽太也是個很神奇的小孩,他似乎從來不怕別人的冷眼,也有可能是習慣了?總之在敏銳的察覺到他們態度上的鬆動後立刻順桿往上爬,湊到他們身邊嬉皮笑臉。

直到把黑澤陣說的耳尖泛紅的大吼一聲讓他閉嘴,這才嬉皮笑臉的停下。

她驚奇的瞟了眼男孩泛紅的耳尖,又看了看他表面一副若無其事的淡定樣子,半餉,趁他不注意,垂下了含笑的眼眸,努力的控制着上揚的嘴角。

『這波叫什麼?直球對傲嬌嗎?』

她心底的小人兒笑的滿地打滾。

『其實多加一個人做夥伴也無所謂了,畢竟陣醬這幅樣子還真是沒見過呢~』

果然男孩子還是要和男孩子一起玩嘛~

不過……

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還有三天就要結束了,但是這兩天能找到的物資已經基本都被翻過了,雖然他們手裡有地圖,但也不是每次都有收穫。

尤其是隨着日子越來越久,而且……她總覺得那些研究員不會就這麼讓他們安然的度過最後的這三天的。

悠悠想着,耳朵里卻突然聽到了什麼聲音,一下就把她從沉思中驚醒。

「陣哥。」

她突然開口,打斷了黑澤陣和古川陽太的玩鬧。

黑澤陣唰的轉頭看向門外。

「有人?」

幾天下來的朝夕相處,他早就發現上野悠的第六感似乎格外敏銳,每次都是她先察覺到有什麼不尋常的動靜,然後在有所防備的情況下他還得隔一會兒才能察覺到。

這種敏銳的第六感,真是太過作弊了,甚至一度讓他都有些嫉妒。

果然,又過了一會兒他才聽到門外窸窸窣窣的動靜,似乎是什麼人穿過草叢走過來的聲音。

而古川陽太這時還一臉懵逼的看着他倆,雖然沒有聽到什麼聲音,但是在這種彷彿凝結了的氣氛里,他甚至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音。

悠悠握緊了手中的匕首,面色凝重。

「陣哥,我覺得不太對勁,腳步聲不對。」

來人的腳步聲不太一樣,雖然很輕盈,但和孩子的不一樣,是一種帶着獨特頻率,感覺是特意控制的輕盈。

而且動靜很小,不仔細感覺根本注意不到。在實驗室的孩子們雖然也會刻意放低動作,但那種沒經歷過訓練的小心翼翼,在她的感覺里就跟沒有做任何遮掩一樣。

來人明顯不是。

黑澤陣瞬間就懂了她話中所暗含的意思,和她對視一眼,面色凝重了起來。

看來……是被作為狩獵目標了嗎?

悠悠也想到了這一點,一時有些慌了神,來人是接受過專業訓練的大人,用前天對付古川陽太的那一招完全沒用啊,不說別的,以她的身高,她根本晃不到一個大人的眼睛啊。

黑澤陣倒是可以試試,但是她來埋伏的話她也壓制不住對方啊……啊……不對……

悠悠眼睛一亮,她怎麼能把這件事忘了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