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在酒廠做真酒》[柯南之我在酒廠做真酒] - 第7章 反殺

「咳咳……咳……」

被摔在地上,悠悠緩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跪在了地上。

不過或許是剛來的時候經歷了全身骨頭被打碎了般的疼痛,她居然覺得這個疼痛值還可以忍受。

「呼……呼……咳咳……」

她大口喘着氣,剛剛真的是差點死掉啊。

『怎麼辦,懸殊真的太大了……就光體型就懸殊很大,這樣下去根本贏不了啊……』

目光一凌,男孩被摔到了她的身邊,看到男人沖他們走過來,她急忙起身,擋在了黑澤陣身前。

無力的半睜開眼,黑澤陣想讓她快逃,不過是還有三天,憑藉她敏銳的感覺,三天熬一熬就過去了。

但大腦一片眩暈,眼前也一片霧蒙蒙,他努力的想讓自己清醒過來,卻抵擋不住身體的本能,暈了過去。

悠悠也感受到了他的情況不太好,但這時的她已經沒有功夫去確定他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她惡狠狠的緊盯着眼前的人,或許是情緒過於激烈,她感覺自己的眼睛火燒般的疼了起來。

『好痛……好像剛來的時候被注射了東西後的感覺……』

『不對。』

她自我反駁。

『好像沒有那麼疼,但是有種灼燒感。為什麼?』

而眼前的男人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在距離她一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你的眼睛……」

他沉吟着。

「什麼?」

悠悠警惕的看着他。

『眼睛?果然是眼睛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變化嗎?』

此時的悠悠看不到,她本來明亮的黑色瞳孔,此刻一片幽深無光。

男人注視她的眼眸,心底居然泛起了淡淡的寒意。

彷彿,在被深淵注視着一般……

他心下一驚,收了玩心,想移開眼神,將眼前這個此刻有幾分詭秘的小孩趕緊殺掉,眼瞅着天就黑了,他覺得還是早點收工比較好,這個破地方連個啤酒都沒有。

他伸出手,衝著小女孩走去,手下一個用力。

還沒等他露出快意的笑容,卻突然感覺眼前一黑的倒下了,莫名的,他抬起了頭,卻看見了本應被他殺死的女孩,此刻正轉身走向了暈到在地上的男孩。

她沒死?!

那我剛剛殺掉的是誰?!

這兩個問題在他的腦海中轉了一圈,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再也支撐不住的閉上了眼睛。

此刻的悠悠卻不敢回頭,不敢去確定男人的死活,只僵直着身體,試探的將手指伸到黑澤陣的鼻下。

『還有氣兒!』

她長呼一口氣,還好……還好他沒事……

這時她才有功夫去琢磨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剛剛她本來以為要死定了,誰知道男人看着看着她,突然抬起雙手攥緊了自己的脖子,然後就一個使勁,他自己就倒下了。

所以這波是我殺我自己?

而且他殺掉自己之前的話讓她也很在意。

『眼睛?』

『所以果然還是眼睛有什麼問題嗎?』

等等……悠悠驀得瞪大了眼睛,眼睛有變化,有什麼是可以用眼睛完成的?而且他當時的那種狀態……

是催眠?

可是她雖然不會催眠,卻也聽說催眠好像是需要做什麼暗示的,但她什麼都沒做啊……

她只是看着他而已,頂多當時的情緒比較激烈罷了。

「咳……」

還不等她想明白,就聽那邊的黑澤陣傳來了動靜。

她連忙湊了過去,也不再想剛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