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嬌少爺為我神魂顛倒》[快穿:病嬌少爺為我神魂顛倒] - 第2章 高傲大小姐vs嬌弱美少年(2)

什麼?

夜慕遠愣了一下,不敢相信每次對他小心翼翼的女人竟敢這麼跟他說話。

心頭的怒火「噌噌」的向上攀升,幾乎吞噬他全部理智。

「唐鹿苓,你找死!」夜慕遠目眥欲裂,伸出手狠狠地拍開了女人細膩白皙的玉足。

腳背瞬間浮現一大片紅印。

「嗯?想要唐家的股份,不自量力。」鹿苓輕笑了下,眸底的冰冷更甚。

不理會自底傳來的微弱的痛感,隱藏在手腕處的透明小紅點閃爍着悠悠的光芒,一個接一個親昵的在她指尖處轉了轉,旋即飛到男人的周圍。

無數顆看不見的離子鋪成一張密不可知的網,形成了強烈的電流籠罩在他全身,夜慕遠被電的全身發麻,手腳沒了知覺,來自靈魂深處深深地顫慄,剛毅的面容儘是猙獰,不斷抽搐着,口吐白沫,渾渾噩噩地說著「你,不得,好死……」

「呵。」鹿苓勾着髮絲的指尖頓了頓。

怎麼辦,可以把男主弄死嗎?

【啊啊啊!不可以大大,快停止你的想法,殺死位面男主會被判為任務失敗的!】狗蛋嚇得抖了抖腦袋上的三根毛。

——哦,這樣啊……

鹿苓有點失望,看着男人的模樣嫌棄地撇了撇嘴。

狗蛋:「……」女王在可惜什麼,真叫系統毛骨悚然!

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情緒,離子們在男人身上蹦躂的更歡了,慢慢地聚集起來。

夜慕遠瞬間感覺靈魂像是被撕碎之後放在鋤頭下不斷地砸後攪拌,粉身碎骨怕是也沒有這樣的疼痛。

最讓他咬牙切齒的是,肉體上一點傷害也沒有,讓他滿嘴的苦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腦中一片恐懼,這是什麼東西!

「我,我道歉……」夜慕遠忍着強烈的劇痛,咬牙切齒地對着一旁高傲的女人說。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身上的痛意輕了幾分。

夜慕遠凜神,剛想起身收拾這個不分好歹的女人,鋪天蓋地的電流一波比一波強,巨大的恐懼籠罩在心頭。

不,他不要再感受那種痛苦了!

勉強撐起身,「彭」跪在了地上,向著他最厭惡的女人低下了高傲的頭顱,伸出寬闊的手用力地扇着臉,「我錯了,我該死,我不是人,我對不起你……」

鹿苓斜眼瞧着他,雙腿交叉相盤,勾起一抹不屑又囂張的笑容,「一個養子而已,還真把自己當鳳凰了?」

夜慕遠猛一滯,不敢置信地抬起頭。原本還有幾分俊逸的臉龐此刻卻腫脹不堪,活像一隻「豬頭」,臉頰,顎骨處還滴落着鮮血,格外滑稽。

夜慕遠氣的呼吸急促,胸口上下劇烈的起伏着,滔天的恨意在心口的濃烈的翻滾着,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死死地鎖定着床榻上漫不經心的女人。

鹿苓優雅地起身,拿出手絹細細擦拭着雙手,隨意扔在地下,邁步向門外走去。

「走吧,夜少爺。」

什麼?

夜慕遠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女人略帶笑意的聲音響起。

「訂婚呀~」

夜慕遠強壓住恨意,緊握拳頭。

好一會兒,才睜開。

他就知道,這個女人是在欲擒故縱!

等他得到股份,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

豪華的主廳。

衣裝得體的商業精英們錯愕地望向台上獨立倩麗的女人,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這,男主角怎麼還沒出場呢?」

「唐家那小子不會要悔婚吧?」

「不會吧,得到了唐大小姐,不就意味着得到唐家了嗎,他怎麼會毀約?」

台上拿着聖經的神父手微微發抖。

夜先生不在,他怎麼按照規定辦事啊……

鹿苓微笑着,靠近身前的台麥,帶着毋庸置疑的威嚴,「夜慕遠身體不適,這場訂婚宴由我一個人參加。」

一時間,議論聲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