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 第1章 她穿成公主了

「公主,公主醒醒!今天吉娘娘生辰,再晚宴會就來不及了呀!」

卜怡漾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急促的輕推着,她抬起手來揉了揉眼角,不滿的嘟囔着些什麼。

抿了抿乾裂的嘴唇沙啞的說:「我還沒死呢?」

小翡蔥白細手一頓,小眼嘩嘩就要落淚,生氣的直跺腿:「呸呸呸呸翡翠就不愛聽您這話,公主瞎說什麼呢!怎的這麼咒自己!」說罷便拉着懵圈的卜怡漾強制起床。

「公主您別不把這當回事,外界現在就等着看咱笑話呢,平白無故的被人和那花魁比什麼樣貌,真不把咱放眼裡,這回讓她們知道什麼叫做端莊!」

這小孩在說啥啊……什麼公主花魁啊什麼玩意啊……

卜怡漾稀里糊塗的跟着自稱翡翠的女子坐在鏡子面前。抬手撓了撓頭皮打哈欠,右眼還緊閉着張不起來,杏目一抬撇到鏡子里的人影后踉蹌的往後一縮,雙手拉着臉大叫:「我的媽啊這誰啊!」

小翡來不及抓住這個從自己眼前一閃而過的白影,拿着白玉簪子的手停滯在空中不可置信,以往端莊有穩的公主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臉扯的變形,在那鬼叫嘴裏還念什麼我的絕世容顏……

卜怡漾嚇的直接精神了,她扭頭往四周轉了個遍,看着古香古色的裝潢,對面女子滿頭叉子還有拖地長裙震驚的思索這怪異景象的由來。

她明明是在學網上很火的減脂炸茄盒,去冰箱拿個茄子的功夫廚房就燒了,順便把煤氣炸了啊!

這不死也得殘了吧,不會是搞什麼穿越吧……肯定是做夢她現在絕對是躺在懸浮床上的一級四度燒傷患者!

卜怡漾在小翡震驚的目光下緩緩的抬起手,刷的一下往自己大腿狠狠拍去。

「救命啊啊啊啊啊疼死我了!」

「公主!公主你沒事吧,公主你為何要這麼傷害自己,小翡會心疼的呀!」

卜怡漾就這麼獃獃看着小翡抱着她哭,還是這麼愣着坐在地上,這下她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大腿火辣辣的疼痛提醒她不是做夢是真的穿越了。

但是她不能說自己不是原身,在古代會被抓去做法的吧?

冷靜片刻。

她雙手撫上小翡的肩跟她一起站了起來試探道。

「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吧不是趕時間嗎?我就是做夢還沒醒而已。」

小翡哭哭啼啼的幫卜怡漾重新挽發還一直嘰里咕嚕:「嗚嗚嗚嗚我都叫公主不要一直吃核桃和豬腦了物極必反不是嗎?偏偏不聽我的,現在好了補過頭了吧!」

……

小翡啊小翡嘴是真碎啊,這小嘴叭叭的比我還毒……

卜怡漾正思考對策,剎那間原主十八年的記憶撲涌而來悄無聲息就在一瞬之間。

嘶……沒聽說過這個地方啊,原身所處的世界是有神仙的,就是修仙那掛,有妖魔,也有君主制,各種勢力共存互惠互利,而原主就是當今天下最繁榮昌盛的國家受寵的長樂公主,也名卜怡漾。

世人皆稱長樂公主為娶妻之典範,面如白蓮,溫婉大方,賢良淑德,秀外慧中,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能文能武,但偏偏就是這樣一位女子與卜怡漾才是真正毫不相干,她思來想去也不明白為什麼命運會選擇她。

她不願意做只被禁錮的籠中鳥,她一直是自由的。

重新打量起鏡子前的女子,也很美只是跟她不是一掛的,她沒死前是蛇系美艷長相。

這身有一對漂亮的令人驚艷的杏目微微上挑卻不顯得多情,鵝蛋流暢的臉型,眉眼如畫,飽滿的額頭,硃唇皓齒,步履輕盈,像陽春三月的楊柳那樣婀娜多姿,淡白梨花面,儀態萬分,氣質出塵。純純21世紀性冷淡風男人不愛女人天菜。

「小翡,手鐲就拿這個翡翠珍珠白玉的,不戴那些玩意重了吧唧的」

「啊,什麼吧唧?」小翡疑惑的取下黃金手鐲。

「……沒啥,我能自己化妝嗎?」

「行吧……以往都是小翡一手打點的……那小翡也能省下點力氣給您準備晚點要用的東西,小翡先退下了」小翡歡快的踏出房門。

卜怡漾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這公主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