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 第3章 她要修仙了

不多時,第二日晨起陌仙尊在遂君閣抓獲胡族,且吉娘娘與胡族勾通一事天下大嘩,吉蘭配也被剝後位打入冷宮。

吉府家大業大祖上世代均為官為將,吉蘭配這事對其影響並不大,她就是擔心吉芙玲傷心,畢竟這個小姑娘對她真的很好。

眼前這個對着紅燒茄子大快朵頤的是誰啊!

「我就說她怎麼突然變這麼年輕了,怪不得!我早猜到不對勁就覺得是她了你信不?」吉芙玲夾着茄子的手迅速跟飯拌勻一口吞,含糊不清的噴着飯。

我不信啊,這誰信啊,你猜到了還敢參宴逛青樓啊?!

「吉娘娘被貶怎麼沒見你們有絲毫不快?」卜怡漾抓着油燜大蝦生怕吉芙玲吃光整桌。

「害,這血緣關係沒有也罷,我們家又不靠她,她都是偏向她夫家,娘家事早不管咯!管這個做什麼,晚點有那什勞子犒勞宴,咱倆還得趕回宮一趟真麻煩!」吉芙玲扒開散落的髮絲繼續說「你說昨晚在遂君閣抓的人我咋不知道?幸好咱們沒有去見胡瑤舒。」

姐,我都差點死了,你喝的跟豬一樣你好意思嗎?

卜怡漾沒忍住翻了個白眼,夾住吉芙玲筷子上的肉往嘴裏丟。

「唉我說,你最近是越發不成規矩了啊!就是還是跟啞巴一樣!」

哪能比得過您沒規矩啊吉小姐。但眼前這個可愛的大眼蘿莉還是很招人喜歡的,兩股麻花辮在頰邊,肉嘟嘟的臉精緻小巧的,紅撲撲的一點都看不出來平常的糙漢樣。

跟吉芙玲吃完就被拉去挑起了衣服。

年輕就是好啊……

「喂,穿這件吧,亮一點,今天好多年輕才俊的人要來呢,你不小了吧。」

吉芙玲左手拿着鵝黃色蓮花裙右手拿着月牙白海棠衫對比着。

「而且陌仙尊也要來呢!給他留個好印象,聽說靈穆山要招新弟子,要是得君秋陌推薦就不用去浪費力氣比武比文,直接外室弟子,到時候靈穆英傑會得個名次再入內室,拜師修仙路事半功倍啊!你這麼不食人間煙火肯定得試試,我是不奢求當你孩的小娘了。」

卜怡漾聽着吉芙玲叭叭一頓也不在意,她就是個沉迷人間煙火氣沒有理想的鹹魚罷了~比賽什麼的都靠邊吧。

「月牙白,黃色你穿去好了。」

小說看多了對蓮花總有點膈應。

皇宮不愧是皇宮,多金又大方,慶功宴設在場外但布絹細匹綢緞隔着外圍是一點都沒落下,碩大的夜明珠更是毫不吝嗇的鑲在柱上照明。

人已經來的差不多了,她那便宜爹就坐在高處笑容和藹的看着她。

「吉芙玲給皇上請安。」

「長樂給父皇請安。」卜怡漾學着吉芙玲有模有樣的拜見便宜爹。

「起來起來,我們長樂和芙玲是愈發出窕了呀,整日廝混在一起是不想找郎君了嗎?哈哈哈坐下吧」

老頭你有夠狠,記住你了。

吉芙玲和卜怡漾坐在固定的位置上,她百無聊賴的玩着自己的頭髮,吉芙玲則探頭探腦四處張望。

「你在看什麼?」

「哎呀,那陌仙尊怎的還沒來啊!我真想看看他到底長啥樣!」

那可老鼻子帥了,白髮漫撕美男她的菜啊!

說曹操曹操到,之前在遂君閣的熟悉清流鋪面滑過人的臉頰,卜怡漾就知那神祇樣的人來了。

又是熟悉的驚嘆聲,但是好像跟她想的不太一樣。眾人竊竊私語討論的好像並不是他的美貌而是怪異白髮。

「這!這怎是一頭華髮?!」

「這陌仙尊看着二十來歲,俊美是俊美的驚人,這頭髮怪嚇人的。」

「就是啊,可惜了那張臉咯!」

「你說是不是練心法走火入魔了啊?」

「是啊是啊……」

不是你們沒病吧?白頭髮多帥啊???

哦,迂腐的人就是接受不了別人跟自己不一樣咯,呵呵。

「長樂快看這陌仙尊居然是白頭髮誒!」

卜怡漾氣的急急翻了好幾個白眼把獃獃看着君秋陌的吉芙玲嚇了一跳。

「長樂你這是要抽過去了?怎麼了長樂?!」吉芙玲看着好友翻的只剩下眼白,胸廓來回起伏還以為是犯了什麼病了大聲的站了起來。

這一嗓子把卜怡漾嚇了一跳,也把眾人的目光從君秋陌身上帶到了她們這一塊,瞬時鴉雀無聲。

……小玲啊小玲你的嘴怎麼比小翡的還碎。

「我沒事啊,你怎麼了,看錯了吧?不好意思打擾各位了。」卜怡漾迅速收回白眼展顏一笑又是一臉蓮花聖母樣。

我有事啊!快讓我把這幾個長舌男女踹到遂君閣讓胡瑤舒把他們頭髮剃光出家贖罪!!!

「啊,這樣嗎,不好意思啊大家。」吉芙玲抬手撓了下腦門,她剛剛明明看見長樂差點要去喝孟婆湯的樣呀,真看錯了?

再回頭時那陌仙尊和身後的兩弟子已經在她們對桌落座,但她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