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 第7章 她要保護仙尊

茁居閣是靈穆山所有弟子統一學習仙道的地方,大而寬敞,此時已是人滿為患。

「這仙道講啥?這些師兄師姐一起上,進度不會不一樣嗎?」卜怡漾獃滯的看向前方。

「就是那些個仙法心經還有過往歷史什麼的。那蘇長老哪有那閑工夫每天來啊,我們能趕上課不錯咯。」

「啊?這麼幸運?」她面上高興。

……屁,那完蛋了,這種理論的東西她一定會睡死過去。

呵呵,也不一定,說不定很有趣對吧?絕對不會是自己想的那麼爛,她這麼安慰自己。

講課先生是位白髮蒼蒼的老頭,佝僂着腰,手拿拂塵,仙風道骨。

講起仙道來滔滔不絕,講的眾人激動人心!

可惜……激動不了她……已經趴下睡死過去半個時辰,被馬林俞一巴掌拍醒了。

那老頭早沒了人影,周圍的師兄師姐同期們零零散散的收拾東西,怪異的偷看她。

馬林俞無語扶額:「你……你從開始睡到結束就算了!你還堂而皇之趴下去睡?要不是我替你擋着你早被蘇長老踹出去了!」

卜怡漾剛睡醒就被噴一臉唾沫懵圈道:「這麼多人管不着我的。」

沒上過大學的土鱉,大教室上課老師從來不管這麼多,說罷又拔腿死命衝去食福閣。

馬林俞在後頭拚命追:「但那可是蘇長老啊啊啊啊啊!」

下午史亦中和譚鼎寶上完課沒有去食福閣,而是留在了君修閣。

因為……那位逍遙仙尊今日又逛到此處。

「哎喲,鼎寶亦中,你們兩個這飯菜做的是越來越難吃了。」

譚鼎寶和史亦中:「……」

一個沒忍住,暗地裡翻了對面那花枝招展的騷包一個白眼。

那男子烏黑亮麗的長髮,一身紫面綢緞,眼角向上挑,滿眼風情,放蕩不羈的嘴角上揚,薄淡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

勻玉華笑眯眯的看着豬肉上的黑毛:「秋陌,這你也吃的下去哈哈哈哈。」

君秋陌不語,默默吃飯,眉梢是解不去的漠然。

勻玉華拖着下巴:「哎呦,真是個小可憐,知道嗎,今天跟你們師尊下山除妖,又讓人逮着罵妖怪,嘖嘖嘖。」

邊講賤兮兮的朝君秋陌擠眉弄眼:「我都說了讓他用法術把頭髮變黑,偏偏不肯,哼哼!不知道為啥,死犟。」

譚鼎寶和史亦中放下筷子,二人皺眉看着君秋陌。

「師父……」

「師父什麼呀,他就自己造的,你倆也是個啞巴!早晚我塞個新弟子給暖暖他,讓他樂呵樂呵!」勻玉華不客氣的說。

兩人被勻玉華這麼一說,羞愧的低下頭。

但是一想到有誰能讓人樂呵,譚鼎寶想起下午的事就來勁憋不住了。

少年人情緒來的快走的也快,他笑的抽抽:「哈哈哈哈哈師尊,下午我和亦中去聽蘇長老授課,你猜怎麼著!看到怡漾從頭睡到尾,就差沒搬個床來哈哈哈哈哈!」

史亦中也笑了:「噗哈哈哈,對,可好玩了,那蘇長老沒講幾句她就癱下去,一下堂就精神衝去食福閣搶飯哈哈哈。要讓蘇長老知道,他可得氣死!」

勻玉華桃花眼一眯,挑眉來了興趣,放下筷子:「哦~還有這種奇女子?」

「對啊,是新一批的外室弟子,怡漾雖說之前是卜國的公主,但一點也沒架子。」

誒?!

譚鼎寶想到什麼。

漂亮,有趣,能逗人開心,廚藝又好,又會維護師尊,這不就是怡漾嗎!

他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轉來轉去,清咳了嗓子試探:「師尊,那什麼……你覺得怡漾怎麼樣呀……我覺得她當我們師妹就很好,又會做飯又會幫師尊您說話!」

被譚鼎寶暗示的史亦中瘋狂點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