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 第8章 找人教她練劍

自從那晚誇下海口,卜怡漾就沒停止過內卷。

但……這有什麼用呢……

她真的不懂石徐辰在說什麼啊啊啊啊啊!

凝神靜氣,氣沉丹田要怎麼做啊……

石徐辰邊說邊示範,腳尖挑劍舞起,一招一式,當真氣若山河,隨風帶起落葉,直衝人眉間令人震撼。

「哇~」眾人驚嘆。

「任玉業,你來試試。」

「是,師父。」

誰?卜怡漾疑惑看向他。

目光所致,來人面目英俊,含笑行禮,溫和的笑着:「各位,獻醜了。」說罷也游起劍來,竟是跟石徐辰舞七八分像!

卜怡漾震驚:「這誰?這麼強!」

這些招式不光說難,舞起來也要快准狠!

馬林俞嘲笑:「你怎麼又不知道了?這是任家次子任玉業,任家主就是天下第一武林高手,兒子當然優秀了!」

「哦~」

卜怡漾瞭然,不由得緊張起來,看來這前三名可不好爭了。

一舞畢,眾人鼓掌。

這就完了,這咋練,他們又不是任家人,沒有要練的基本功嗎?

馬林俞好似聽出了眾人心聲,冷靜的擦着劍說:「這就是基本,三日後我會驗收成果,不合格的罰掃內外室上下。」

「啊!不是吧!」眾人哀嚎,他們也沒想到看起來儒雅的石徐辰這麼狠心,這麼難的劍法怎麼可能三日學會啊!

下堂眾人一鬨而散,卜怡漾也沒了往日的胃口。

這麼難的招式竟然只是基本功!連馬林俞都會點,就算她有原身的記憶,那她也沒試過啊,簡直欲哭無淚。

心不在焉的吃完飯,就在屋外先試起了原身記憶中的劍法,但奈何她從來四肢不調,做出來的動作總是怪怪的沒有氣勢。

「呦,我當是誰呢,這不那亂攀關係的嘛!」

走廊拐角處嘩啦啦走過來一群女子,前面打頭的女子像個高傲孔雀一樣拿鼻孔看着她,後面的女子簇擁附和。

「就是就是,看她舞的那樣,肯定是走後門進來的!」

岳丹婷因這奉承開心的咧嘴一笑,婀娜多姿的停在卜怡漾面前。

「別以為你跟陌仙尊認識,就以為能得試煉名次,看你那樣,人還是要有自知之明的。」狹長的眼睛上下瞟着卜怡漾。

……說誰呢這群小老娘們?

卜怡漾望向四周確定沒有旁人,然後懵圈的指着自己,無聲質問。

岳丹婷不爽挑眉:「怎麼?還想否認?那日在食福閣不是挺熱乎的嘛。」

真不知道這女子有什麼能讓陌仙尊和那兩個弟子刮目相看的!沒上山前眾人都是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她惡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女子,長得是不錯,光靠皮囊子引誘男人了吧,哼。

卜怡漾…………?

她狠狠把眉頭皺成川型,但也溫和應答:「我也沒想否認,我是認識,但沒走後門,那天陌仙尊說我資質好帶我來的。」

岳丹婷和那些女弟子像是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笑成一片:「你?你資質好,那你使一招試試呀?連劍都拿不穩吧。」

卜怡漾看着面前一群女子真的一陣無語,真的會有這種人嗎?

……勞資真的不想發火別惹我,真的,給你個機會,就此閉嘴走人。

卜怡漾忍下心頭的怒火給自己洗腦,咱們是21世紀文明人,乖乖女,不吵架,不扯頭髮。

她控制面部表情,也不應話,就這麼冷靜的看着岳丹婷,無聲示意她們離開。

岳丹婷這一拳打在棉花上更不爽了。

但表示這人好欺負的很,於是依依不饒:「哎呦喂,人生還是有很多事可以做的,不是非得要修仙的呀,你這樣的若是入了選也沒有人要你,靠皮囊長久不了。」

OK,開撕。

話畢,她一個健步正要衝上去抓對方頭髮,結果被一道熟悉的聲音呵止了。

「幹什麼吵吵鬧鬧的,都滾回去休息。」不遠處胡瑤舒拖着紙人身子飛過來,腳下的鐵鏈噶啦噶啦的發出聲響,大半夜看起來怪嚇人。

照理來說胡瑤舒只是個被拘役贖罪,不應當有這麼大的權利,但誰讓她看起來嚇人又有氣勢,還沒飛回來一群女孩早轉身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