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 - 第4章 財閥千金不做炮灰 004

這節是體育課,盛暖回到教室時第二節課都快上課了。

她沒理會那幾個塑料姐妹花的眼神,而是坐在那裡認真思索着自己後邊的計劃。

首先,原主的父母半年後會出事……她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就要想辦法改變萊斯利·諾曼的結局。

再然後就是她這次的任務要求:阻止葉南烆黑化。

想起什麼,她呼叫客服:「幫我查一下葉南烆現在的黑化值?」

客服的機械音響起:「宿主您好,任務目標葉南烆即時黑化值,80.」

盛暖一噎,然後又勉強安慰自己:黑化值最高是100,雖然他現在黑化值很高,但好歹還有機會。

不過,這麼高的黑化值,要接近他估計不容易,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辦!

很快就到了下午放學時間,放學鈴響後,盛暖拒絕了那幾個塑料姐妹花喊她去喝奶茶的邀請,自己一個人坐在教室,在本子上寫寫畫畫,整理思路……

同一時間,學校車棚後邊的花壇旁,這個世界的女主盛眠和葉南烆對面而立,盛眠神情一片內疚。

「抱歉,暖暖她有些被慣壞了,我知道她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我替她向你道歉……」

盛眠是一中校花,她皮膚白皙五官秀美,長發披肩頭上還有個淺粉色的蝴蝶結,整個人看起來安靜又美好,十分養眼。

看着面前少年精緻到過分的面孔,想到他出了名的貧困和狼狽,盛眠的神情更加溫和關切。

下一瞬,就見葉南烆緩緩抬頭,似是有些不解:「然後呢?」

盛眠頓時一愣。

然後?

她主動示好,他卻問她然後呢?

這時,葉南烆低聲開口:「不好意思,如果你沒別的事……我還要去做兼職。」

盛眠抱歉笑了笑,側身避開:「那就不打擾你了。」

葉南烆對她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盛眠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顧瀾風是優秀,也很帥,可他家世好,習慣了被別人追捧……葉南烆成績更好,外形條件也不比他差,只是家裡太困難。

周圍人都不太靠近他,如果她主動靠近、關心他,這種缺少溫暖的男生應該很輕易就會動心。

如果有葉南烆這樣窮困又優秀,且對別人疏離的男生喜歡她……那感覺一定很不錯呢。

盛眠並不知道,客客氣氣跟她說話的葉南烆轉過身就變得一片漠然,眼底滿是厭惡和嘲諷。

他不發一語往自己做「兼職」的地方走去。

他媽媽的病需要很多錢,隨時都可能需要做手術,他必須做好準備應對可能出現的突發事件……他需要錢。

拳場藏得比較隱蔽,從一個酒吧的後門進去,下了樓到地下,穿過走廊後推開一個巨大厚重的大門,吶喊聲和口哨聲瞬間就將他淹沒。

葉南烆輕車熟路往後邊走去準備換衣服,這時,旁邊響起一道嬌媚又張揚的聲音。

「阿南來了……」

烈焰紅唇的年輕女人穿着低胸裝,手指夾着煙朝他走來:「好幾天沒見了,阿姨還好吧?」

葉南烆神情溫順:「謝謝琳姐,我媽還好。」

「那就好……今天對面是瘦虎,你知道,他不是什麼好東西,注意點別被陰了。」

葉南烆低低嗯了聲,看起來依舊乖順:「我知道了,謝謝琳姐。」

琳姐笑了笑:「去吧……」

葉南烆點點頭,往後邊去換衣服。

琳姐身後的小弟瞥了眼葉南烆的背影,微微蹙眉:「姐,您幹嘛對他這麼照顧啊。」

琳姐勾唇:「一個小孩,出來討生活不容易,不照顧點容易被人欺負。」

小弟臉上露出一言難盡的神情。

欺負葉南烆?

有人會上趕着欺負他?

這裡誰不知道那傢伙邪氣,平時看着不聲不響,說話也溫聲細語,對誰都客客氣氣……可動起手來根本是六親不認。

甚至有人暗地裡說他可能精神分裂……也就琳姐被他那張小白臉迷得暈乎,覺得他是個純潔無暇小可憐。

很快,輪到葉南烆上場……

他體型偏瘦,充滿少年感,可整個人往台上一站,就像一頭即將成年的獵豹,不動聲色,目光卻沉靜又專註的鎖定了自己的獵物。

下一瞬,哨聲響起,台上兩人同時動了。

葉南烆對面是一個全職拳手,喜歡爭強鬥狠,最重要的是名聲不怎麼好,綽號叫瘦虎。

葉南烆跟他打過一次,對方爆發力強,一開始就一副要拚命的架勢,可體力不好耐力不行。

也是因此,一開始,葉南烆以防守為主,護着自己的關鍵部位……可就在他用手臂擋了瘦虎一拳後,葉南烆面色倏然變得冰冷,握拳的手臂隱約有些顫抖。

對方拳套里有東西。

對面,瘦虎咧嘴沖他笑,露出滿嘴爛牙……然後再度朝他撲過來。

一瞬間,葉南烆身上的氣息變了……

下方觀眾原本正因為這兩人一個進攻一個防守而覺得有些沒勁,結果一眨眼場上氣氛就變了。

瘦虎還是在兇猛進攻,而孤狼也不防守了,直接迎上去……側身以最微小的間隙避開瘦虎的拳頭,然後,一拳砸到瘦虎太陽穴。

這直接是下狠手了?

下方眾人頓時歡呼吶喊起來,十分瘋狂……尤其是這個下狠手的還是平時比較有分寸的孤狼。

瘦虎腦袋猛地一震,整個人都有些發懵,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葉南烆飛起一腳砸倒在地。

四周頓時響起歡呼尖叫聲……可就在這時,所有人卻看到,孤狼居然繼續追上去還要進攻。

台上少年神情冰冷,眉眼間是史無前例的凜冽殺意……

琳姐這時也發現不對勁了,騰得站起來:「這又不是死局,他在做什麼?」

裁判上前想要阻止,還沒靠近,葉南烆已經拉住瘦虎一條胳膊,轉身猛地向上一掰……嘎嘣一下,瘦虎的小臂被掰斷反着緊貼大臂,骨頭斷裂的形狀觸目驚心。

裁判猛地吹哨,旁邊的保安立刻上前,這時,所有人就看到,少年一把拽下瘦虎的拳套,扯開拳套,拿出裏面的鋼板。

眾人先是一愣,接着就開始起鬨辱罵,用手裡的東西往抱着胳膊慘叫的瘦虎砸過去。

打臟拳……

琳姐回過神來也鬆了口氣。

原來是因為瘦虎自己做了臟事……這裡就是這規矩,做了臟事兒,被對手發現,那就是死生不計,畢竟,手套里夾鋼板,就是奔着要別人命的。

你要別人命,別人自然也可以要你的命。

瘦虎以後別想吃這碗飯了,而且……壞了這裡的規矩,她爸爸也不會放過瘦虎。

琳姐父親就是這個拳場的老闆。

這時,葉南烆已經從台上下來了……

琳姐走過去神情關切:「怎麼樣,傷到沒?」

葉南烆搖搖頭,受傷的手緊握成拳沒讓人看出來……

「沒傷到就好。」

說完,琳姐回頭對身後保鏢說:「今晚給阿南報酬加兩成,從我賬上走。」

葉南烆抿唇溫順道謝:「謝謝琳姐。」

「別客氣。」琳姐拍了拍他肩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