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 - 第4章 豪門渣女04 歉疚

慕離枝轉轉眼珠,像個小機靈鬼般厚臉皮地說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見顧白沢淺淺看了她一眼,她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指了指自己說道:「我就是你的月亮。」

顧白沢似是輕輕嘆了一口氣,複雜地開口道:「你倒是一如既往,沒有半分改變。」

慕離枝傻笑了一下,望着他的側臉,多見未見的情緒翻湧,情不自禁地伸手輕輕碰了碰他的嘴唇,毫不意外收穫了他的怒視。

他眼中都要冒出火花了,頗不理解地開口:「慕小姐,我想我們已經分手多年了,你這是做什麼?」

說完,他一雙黑眸沉沉地看着她,酸意在心臟流動,這些年,她究竟還對幾個人這樣做過?

察覺到自己的想法,他有些懊悔地停下腳步闔上眸,他到底在想什麼,這些情緒不能再存在了,他不能再對她心軟了。

他輸不起了。

看他有些生氣,慕離枝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啊沢,我只是情難自已,我們以前更親密的都做過,這有什麼嘛。」

聽見她的話,顧白沢嘲諷地看了她一眼:「連你自己都說了『以前』,既然是以前,那就是過去式……」

說著,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繼續道:「況且,這些年離開我,你應該過得很多姿多彩吧。」

慕離枝立刻搖了搖頭,她矢口否定道:「誰說的,啊沢,離開你是我做過最錯的選擇,你走後,我日日以淚洗面。」

「為什麼我從前沒有發現,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你是對我最好的人。」

最好的人?

他與她之間的感情,不過基於一場賭約。

當年,她那麼輕而易舉就拋下了他,眸中帶着嘲弄,並無半分愛意。

而今,她說的坦坦蕩蕩,話里又有幾分真幾分假,顧白沢分辨不清。

但他知道,他所追尋的那個答案,她永遠也給不了他。

顧白沢看向前方,面無表情地說道:「別再提起過往,我不想回憶起那個時候那麼愚蠢的自己。」

望着他冷漠的臉,慕離枝眼眸不自覺的紅了,她這才忽然意識到,原來他們之間已經不知不覺生起了一層透明的牆,隔開了過往的一切。

他們之間的感情,都被她搞砸了。

見慕離枝不吭聲了,顧白沢瞥了她一眼,略帶嘲諷地說道:「怎麼,這點就受不了了?慕小姐當年送我的話,我可是奉為金玉良言,時刻警醒自己。」

聽見這話,慕離枝沉默了一瞬,她眨了眨眼睛,有一滴眼淚不自覺地滑落臉頰。

她撫了撫發疼的心口,這難道就是傷害所愛之人的感覺嗎?

帶着歉疚,她撲朔着沾染了一層晶瑩的睫毛,說道:「對不起,啊沢,我為我曾經所說的話道歉,當時的我,太過自我,忽視了你的感受。」

顧白沢本來冰封的內心似乎被她敲了敲,他掩飾住自己的異樣,也不想被這異樣所左右。

僵硬地回道:「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抵消過往一切?慕小姐,你是不是想得過於理想了?」

慕離枝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堅定地說道:「自然是不能,剛剛在宴會上,啊沢你說過,會給我一個機會,我會向你證明我的決心。」

證明?過往她就總是三分鐘熱度,對待事情是這樣,對待人,也是這樣。

這次,她又能堅持多久?

等她放棄,或許自己就能徹底清醒了吧。

顧白沢說道:「好。」

聽他應聲,慕離枝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現在可以碰你嗎?」

顧白沢冷漠回道:「不可以。」

慕離枝悄聲說道:「但你現在就抱着我……」

顧白沢冷哼一聲:「這只是因為你受傷了,慕小姐,我想我們現在還是保持一定距離。」

慕離枝小聲地「哦」了一聲,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

將她抱進車裡,顧白沢說道:「先去慕家吧。」

駕駛座上的司機有些驚訝,自少爺回到顧家後,可從未和任何女子接觸過,他還是頭一回這麼親密地對待一個人,看來少爺終於是鐵樹開花了啊。

司機趕忙應聲道:「好的,少爺。」

兩人坐在車後,顧白沢一聲不吭地看向車窗外,慕離枝可閑不住。

她輕輕戳了戳顧白沢的手臂,說道:「啊沢,你現在在顧家工作嗎?」

顧白沢壓根不想轉過頭來看她,畢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