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 - 第7章 豪門渣女07 因為有你,所以不怕

對於他的冷漠,慕離枝早就見怪不怪,況且,她現在已算明了,所謂冷漠,不過是他表面的偽裝罷了,實際上,他的內心,比誰都軟。

因此,她非但沒有絲毫害怕,還咧開嘴,露出兩顆小虎牙,笑得像暖陽般問道:「如何?」

她的語氣之中,有着掩蓋不住的期待。

顧白沢喉結上下滾動了一瞬,嗓音沒有絲毫波瀾:「一般。」

一般?

得到這個評價,慕離枝有些不樂意地鼓了鼓嘴,氣得像個河豚似的。

顧白沢偷偷瞥了她一眼,便把目光收回,繼續面無表情地盯着不斷上升的樓層,他的耳朵,悄悄地紅了一瞬。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撒謊了,今日,慕離枝扎着乾淨利落的高馬尾,身着一件輕便白裙,特別好看,以至於,讓他情不自禁地回憶起,在學生年代時,和她的初見。

那一日,她也是這般,扎着高高的馬尾,沖他揮手,綻放出一個比天空中高高掛着的太陽還要耀眼的微笑,她道:「同學,你好,我叫慕離枝。」

她就那樣闖入了他的心間,至此,深深地在其中紮根。

初見有多美好,意識到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假象,就有多痛苦。

連顧白沢自己都分不清,這些年來,他對她,究竟是恨更多一點,還是愛更多一些。

【顧白沢好感+10,-10,+10……】

聽見系統的播報又開始凌亂起來,慕離枝便知道,看似冷漠的顧白沢,又在胡思亂想了。

緊緊牽着他衣袖的手逐漸鬆開,慕離枝試探地勾住他的手,卻宛如抓住了一塊冷玉般,異常冰冷,她輕微摩挲了一下,想將自己手心炙熱滾燙的暖意,通通傳與他。

感受到手背上的熱度,顧白沢瞳孔猛地收縮了一瞬,他回過頭,目光深邃地看了她一眼,複雜道:「你就不能好好在電梯裏面待着嗎,這是做什麼?」

慕離枝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電梯里空間小,我怕。如果你不讓我牽,我一會兒,肯定又要哭了。」

顧白沢從未有一刻感到這麼深刻——慕離枝簡直是他的剋星,從前是,現在,依然是。

他黑着一張臉,問道:「從前,怎麼沒見你怕?」

慕離枝眉眼彎彎,笑得燦若夏花,她認真地一字一頓道:「因為有你。」

因為有你,所以不怕。

本就不算大的空間,她的聲音愈發擲地有聲,清晰明了地傳入了顧白沢耳廓。

聽見她滿是信任的語氣,顧白沢呼吸一滯,她說得這般誠摯,他幾乎都要以為,似乎不管是過往還是現在,只要有他在,她便什麼都不怕了似的。

但……

就像糖果裏面裹了砒霜般,這一切,不過只是一番假象。

他已經跌倒了一次,難道時隔六年,他還要再在同一個地方再次跌倒嗎?

不。

他不會再對她動任何惻隱之心。

【顧白沢好感度+10,-10,+10……】

慕離枝:???

怎麼短短几分鐘,他就胡思亂想了好幾次。

慕離枝既心疼又無奈,為了防止他繼續想下去,她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可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隨着「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

電梯門打開,像是一個信號。

顧白沢收斂了所有思緒,往門口邁了幾步,慕離枝乖巧地跟在他的身後,他走幾步,她就走幾步,他停下,她也停下,如果讓旁人見了,定會覺得他們是一對熱戀時黏糊的小情侶。

想到這裡,顧白沢感覺有些怪異,逃避什麼似的想要掩飾什麼,他故意蹙着眉,抬起被她緊緊抓着不放的手,諷刺地道:「顧小姐,已經到了,現在可以放手了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