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 - 第8章 豪門渣女08 試試

還沒走幾步,她的手臂就被一雙帶着繭的大手以絕對的力量抓住了,背後的聲音帶着控制不住的憤怒,他低沉道:「慕離枝,你這是做什麼?」

慕離枝不敢和他對視,帶着些心虛,小聲道:「親……親你。」

顧白沢一把將她扯到懷中,捏着她的下巴,面無表情,如陰天久久縈繞不去的烏雲般,說道:「我想,不需要我幫你回憶,我們已經分手了。」

聽見分手,慕離枝有些委屈,她的眸中蓄了一層薄霧,睫毛一顫一顫的,惹人憐惜,她低聲應道:「我知道。」

「既然知道,你卻依然這麼做……」顧白沢語氣猶如冰窟,一雙黑眸沉沉,就像籠罩上了一層厚重的陰霾,怎麼都驅散不開。

他若有所思地頓了頓,露出一個涼薄的笑來,「也是,你一向這般我行我素,想和人親密就親密,想把人拋開就拋開。慕離枝,你是不是覺得,耍我特別好玩?」

「還是你覺得,我依然會像六年前那般天真,為你動心?」

慕離枝搖了搖頭,有些着急地解釋道:「不是這樣的,啊沢,六年前,我傷害了你,就像一塊傷疤,永遠烙印在我心中。」

「我不奢望你可以原諒我,但我會用時間一天天向你證明,我的心意。」

「還有,我今天親吻你,只是因為一個很簡單的理由——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啊沢。」

砰、砰、砰。

顧白沢能清晰感受到,在聽見慕離枝這句話後,他的心臟就開始不受控制,亂了節拍。

甚至從中,滋生出了莫大的喜悅。

就像心間寸草不生的一片荒蕪,頃刻間,開出了五顏六色的花朵般。

意識到這份不應該再存有的欣喜出現,顧白沢緊緊咬住牙,將情緒通通壓抑住,本來有些光亮的黑眸再次沉得如深潭般冰冷。

他將語氣控制得異常平靜,毫無波瀾地說道:「隨你怎麼說,反正,我不會再陪你玩那樣無聊的遊戲,你所說的話,煩人透頂,只會給我造成困擾。」

所以,別再說了。

這些年,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一頭關在牢籠里的困獸,是愚蠢的自己,和不堪的過去。

如果,慕離枝再說這些話,因她而生的困獸,會蘇醒。

但這也意味着失控。

如果有一天,她依然如六年前那般,毫不留情地拋下他,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會做出怎樣的事。

顧白沢想,他或許真的瘋了。

【顧白沢好感度+20,目前好感度15】

慕離枝忍住嘴邊的笑意,這人,說的這般決絕,好感度卻未減反增,看來他心裏面很喜歡她這麼做嘛。

她抿了抿唇角,故意裝出一副低落的樣子,無精打采道:「嗯,我知道了。」

平日里,她總是那般炙熱,就像一顆永遠不會熄滅的小太陽一樣,而現在,小太陽變成了小烏雲,墜在它的頭頂上,她的周邊縈繞着陰氣沉沉。

這番鮮明的對比,讓顧白沢想不發現她的異樣都難。

他蹙了蹙眉,心道:「我剛剛是否說得太重了?」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他又趕忙把這個想法拋之腦外。

他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況且,比起慕離枝曾經所帶給他的痛苦,這點,又算得了什麼?

他就是要慕離枝清楚,如今的他,不在意她是真情假意,又打着什麼如意算盤,因為,不管她想做什麼,都註定在他身上得不到任何回應。

完美地說服了自己,顧白沢眸中有一些愉悅。

但,這些愉悅下一秒就消失不見了。

他瞥了一眼站在她一旁低垂着頭,沉默寡言,不再聒噪的慕離枝,心中生出一絲煩躁。

她現在這樣,是什麼意思?

弄得好像他欺負了她什麼似的。

可他,只是稍稍把話說得重了些,難道這點,她就受不了了?

簡直是莫名其妙。

伸手揉了揉眉心,顧白沢像是被心中的繁瑣纏得受不了似的,略帶僵硬地道:「說話。」

慕離枝一秒進入戲精狀態,她用袖子擋住眼睛,抽噎了幾下,「嗚嗚嗚,我……我不說了,反正,不管怎樣,你都不會理我了。」

看着慕離枝光明正大的假哭,顧白沢面無表情的臉,難得有了一絲裂縫。

頭疼。

他真想不通,他是上輩子是欠了慕離枝的,還是怎樣。

顧白沢黑着臉道:「夠了,誰說我不會理你。」

慕離枝將手放下,垂在身側,眨了眨眼睛,滿是狡黠地道:「這麼說來,啊沢,你很願意理我?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嫌我煩。」

說完,她還擠出一個燦爛的傻笑。

見她恢復如初,連顧白沢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剛剛一直提着的心,猶如放下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