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 - 第3章 我把腎還給你(2)

現在的劇情,正好進行到林溪被申槿秀送進去。

大青:「入獄三載,可能是落魄潦倒。」

大白:「也可能是龍王歸來!」

大青:「申槿秀這個狗東西收買了人要對付主人呢,希望人沒事。」

大白:「不可能沒事,主人怎麼會放過她們?」

大青:「社會的渣滓。」

大白:「人世的蛀蟲。」

齊聲:「he tui!」

慕容言蹊把手放在樹榦上:「這種任務,難怪怪東西要到古代世界去找寄宿體。」

大青:「喲,大爺,寧來啦。」

大白:「今兒個要看點啥?」

大青:「咱們這兒新安排了一出秀兒的愛恨情仇。」

大白:「讓我們來給你唱。」

大青:「秀兒他不懂愛~」

大白:「愛都變成傷害~」

大青:「害得那林家小姐~」

大白:「劫數難逃這情愛~」

慕容言蹊在做任務規劃,至於這兩小隻,想唱就讓他們唱吧。

這難熬的歲月,她也只能與他們相伴。

大青:「讓我康康啊,申槿秀把林溪送進來了,這是什麼?妨害司法罪!故意製造虛假證據陷害他人,三年到七年!」

大白:「輪迴法,挑撥是非,陷害他人,離間關係,拔舌地獄500年,鐵樹地獄500年,孽鏡地獄1000年,蒸籠地獄1000年,冰山地獄500年,油鍋地獄1000年,血池地獄1000年。」

大青:「宇宙法,剝奪人權,社會性死亡,投入小世界為苦役。」

大白:「這秀兒在人家出獄之後還要害人家,強×,故意傷害,然後就是帶球跑了,哎呀沒眼看……」

大青:「世間眾生皆苦啊。地獄空蕩蕩,秀兒在人間。」

「眾生有罪。」慕容言蹊的聲音並不大,甚至很溫和,卻如洪鐘大呂般,能撥動人內心深處的那根弦。

「申家人對申槿秀養而不教,弄出這麼一個畜牲,更讓其耳濡目染,做下此等駭人聽聞的惡事,他們有罪,當與申槿秀同罪。」

「法律與所有執法者皆有罪,不能還一位姑娘清白,不能拒絕強權驅使,成了害人的幫凶。國法不在,天理不存,他們罪該萬死。」

「天道有罪,以申槿秀為支柱,予其氣運,迫害沒有權利的大多數,爛到根里的天道不配再當天道,國jia不再是大多數人的國jia,世界不再是大多數人的世界,文明不再是大多數人的文明,要祂何用!」

哎呀,不得了,主人生氣了。

大青大白連忙湊上去,一個蹭腿一個舔手:「主人不氣,我們先去瞧瞧天道,再給申槿秀找億點點小麻煩。」

「好,你們去吧。玩得盡興。」

慕容言蹊並未在識海停留太久,因為霸凌她的人來了。

盜版系統這事做的可真不地道,如果慕容言蹊早來一步,無論如何都不會讓自己入獄三年。

申槿秀該怎麼賠償她比金子還寶貴的時間呢?大卸八塊?骨肉分離?沒臉沒皮?

那女人身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