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 - 第5章 我把腎還給你(4)

三年後。

海市女子監獄的大門打開,不多時,裏面慢吞吞走出來一個女人。

女子一襲白裙,襯的她纖塵不染,身材高挑的慕容言蹊是天生的衣架子,她在裏面吃的好,睡得好,沒有煩惱,太陽也曬得不多,使得肌膚瑩潤如玉,她一笑起來,眉眼彎彎,更像是一朵盛開在高山之巔的天山雪蓮。

小鹿早她一個月出獄,現在應該已經安頓好了。

她手裡拿着一個黑色的塑料袋,一張身份證,二十塊六毛錢,就是她的全部家當……才怪。

盜版系統想搞她,沒關係,還有大青大白啊,現在她已經靠投資實現財富自由了,也不多,比申家的財富總值多個零吧。

這個世界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那麼脆弱,只要她想,財富、地位這些都是唾手可得的東西。

想當年,她就是這麼給實驗室籌集資金的……

慕容言蹊溫柔一笑:「系統,接下來我們就要走劇情了。」

盜版系統求之不得:「對,你快去玫瑰夜總會,這回也不一定是清潔工了,說不定你能應聘服務員。」

「劇情不是這麼走的吧?」慕容言蹊腦袋一偏,來了個歪頭殺,就連來接她的小鹿都被擊中了。

「姐——」小鹿小跑過來,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對,還是當清潔工保險。你快去應聘。」

真新鮮,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叫她去當清潔工呢。

哦對了,她的學歷被申槿秀擼到初中,這筆賬該怎麼算呢?希望海大和高中的老師們個個都是聖人,一點黑料都不要有啊。

還有派人來割她腰子的賬,那幾個人居然脫罪了。

這是她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次機會,誰都沒有珍惜啊。

真讓人失望,證據確鑿的販賣器官團伙,居然就用那些卧底的幫助和申槿秀的錢財脫罪了。

思緒被小鹿打斷:「姐,我租了房子,我們先過去吧。」

慕容言蹊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小鹿,洗衣做飯什麼的,你會這些嗎?」

「啊,會的。」小鹿微紅着臉,「不過可能做的不是特別好,就會幾個家常菜。」

「那就夠了。」慕容言蹊用她的全部家當——二十塊六付了車費,去找小鹿租的房子。

小鹿確實是個貼心的小姑娘,常見的生活日用品都準備好了,慕容言蹊去了一趟銀行,激活賬號,順便買了不同牌子的五部手機。

盜版系統相當的聒噪,一會兒驚呼:「宿主你怎麼有錢了?」一會兒問她:「宿主,你買這麼多手機幹什麼?」

手機有一個是給小鹿的,一個她自己用,剩下的放在房間里,盜版系統的注意也很快就被轉移了,因為吃完飯,慕容言蹊準備去玫瑰夜總會了。

為此,盜版系統大大鬆了一口氣,總算是要回歸正軌了。

按照盜版系統提供的劇情,今天晚上,申槿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