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 - 第8章 我把腎還給你(7)

「你說……什麼?」

申槿秀懷疑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林溪不愛他,一直都把他當做替身?

「我不信,女人,你是在說氣話。」申槿秀不知為何,心裏一慌,但他轉念一想,一定是林溪接受不了現實,才會欺騙自己,其實林溪早就愛他愛到無法自拔。

「我騙你?」慕容言蹊冷笑着抓住他的下巴,「除了這張臉,你有什麼東西值得我騙?」

這個瘋女人!

申槿秀覺得這下巴都快不是他的了,林溪的力氣有這麼大嗎?

該死,等他回去,一定先弄死林溪。

申槿秀咬牙堅持着:「你就不怕申家的報復嗎?想想你的家人……」

林溪哪有什麼家人?

慕容言蹊眼裡射出寒光,如果眼神能殺人,申槿秀已經被她千刀萬剮了:「家人?阿旭就是我唯一的家人,可現在,他被你害死了!」

這個時候,不光是申槿秀,連盜版系統都懵了:「宿主,你這樣是不對的。」

「怎麼不對?」性感的女低音讓盜版系統的數據核心都震動了幾下,「你看看劇情偏差值。」

盜版系統一看,失聲驚叫道:「變成30%了,宿主,你是怎麼做到的?」

「看來,這劇情就只是劇情,角色互換了,也沒有影響。」

慕容言蹊無縫銜接,捏着申槿秀的下巴繼續演:「秀兒,你以後就留在我身邊,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那比他自己還要陰鷙可怕的眼神讓申槿秀心裏一驚,隨後又是一陣惱怒,林溪居然真的要把他當做一個替身?

可沒等他發難,慕容言蹊扯着他的衣領,拖着他就走。

申槿秀痛得都快麻木了,衣領住他的脖子,讓他又多了種缺氧的窒息感。

慕容言蹊一直把他拖到大廳,申槿秀每次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申槿秀睜開眼,這裡竟然變成了靈堂。

靈堂**掛着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與他長得有五成像。

「阿旭,殺人兇手,我給你帶來了,你在下面慢點走,等等我。」

慕容言蹊說的無比深情,等等我,等我把你販du的全家都送下去。

「按住他!」

慕容言蹊一揮手,保鏢們一擁而上。

「申槿秀,給我的阿旭磕頭道歉。」

慕容言蹊看他就像看死人一樣。

申槿秀被他們按住,屈辱地跪下,他用盡全身的力氣,試圖抵抗:「林溪,你休想……」

話音未落,他的頭就磕在了地上,慕容言蹊抓住他的頭髮就是「咣咣」一頓砸:「你一個殺人兇手,還敢如此囂張,申槿秀,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申槿秀「呼哧呼哧」大聲喘氣,他感覺自己的全身的血液都熱了起來,他大聲怒吼道:「不是我!我進去的時候他早就死了,這事情跟我沒關係!」

「不知悔改的劍人!」

慕容言蹊勃然大怒,將他的頭用力摔在地上,申槿秀的額頭已經磕出血跡,看着慘不忍睹。

「還敢狡辯?不是你?房間里就只有你和阿旭,就你手裡拿着槍,不是你,還會是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