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快穿:男主他又雙叒叕火葬場啦] - 第9章 我把腎還給你(8)

「就是他……」

申槿秀眉頭一皺:「好吵!」

可惜,這裡不是申家,他也不是那個大權在握的申總。

門被輕易打開,幾個保鏢闖了進來。

只見這群五大三粗的漢子們指着他就開始議論:「就是他,就是這個殺人犯害死了馬少爺!」

「他殺了人居然還敢來勾引我們家小姐?太不要臉了!」

「呸!這個人渣,他除了有這張臉,還有什麼?」

幾個人把申槿秀架起來,一直拖到靈堂。

他們按着他跪在冰涼的地面上:「小姐說了,你先跪一天吧,對了,今天的新聞你應該會很感興趣。」

他們拿出電腦,打開新聞網,放在申槿秀面前。

一開始還不以為然的申槿秀一看到這新聞標題,幾乎要跳起來:「不可能,不可能!假的,這是假的!」

保鏢們也不理他,留下兩個人看着,把電腦拿走了。

申氏集團的股價直線下跌,以前申家得罪的人都衝上來,想要狠狠撕下他們的一塊肉。

馬旭那個du販父親雇了小混混去申氏集團搗亂,其他幾家用盡各種手段搶奪訂單,這些都還在其次。

關鍵是申氏集團偷稅漏稅、行賄受賄、惡意競爭、買兇殺人的事上了熱搜,還把前五名全佔了!

現在說到申家,誰不是罵聲一片?

現在申槿家的人,哪個不是過街老鼠?

即便是海市最驕傲的老野草申槿秀,他也知道,申家真的出了事,絕對是牆倒眾人推。

多日的折磨已經讓他的身體到達極限,慕容言蹊把他當作替身的事實可是直接擊潰了他的自尊心。現在只需要輕輕一推,他的精神也會崩潰。

而申家出事,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心急如焚的申槿秀的當然也不會老老實實地跪在這裡,他一心盤算着怎麼支開保鏢,離開這裡。

但他被盯得非常緊,只要稍有動作,兩個保鏢就會死死盯住他。

申槿秀沒有辦法:「林溪給你們多少錢?我給十倍。」

兩個保鏢對視一眼,齊齊嗤笑一聲。

這是給錢就能解決的問題嗎?太天真了。

「想收買他們?」

申槿秀聽到這聲音就像見了鬼一樣,他剛有逃跑的念頭,慕容言蹊怎麼就來了?

慕容言蹊慢條斯理地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喂,老爺子,好久不見了啊。」

手機開了免提,申槿秀也能聽到,可他現在說不出話來,因為保鏢已經把他的嘴堵住了。

「你是?」老人的聲音平穩中帶着一點疑惑,聽上去再正常不過了。

「我是林溪啊,才三年不見,你就不記得了?」

「是你!」那個聲音明顯多出了兩分惱怒。

「網上的新聞都看到了吧?我也沒有別的意思,當年你們對我做了什麼,現在也得經歷一遍。沒什麼好說的,申家和申槿秀,你只能選一個。」

沒等對方回答,慕容言蹊乾脆利索地掛了電話。

申槿秀終於能說話了:「林溪,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慕容言蹊捏着申槿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