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偏執病嬌男主他不按劇本走》[快穿:偏執病嬌男主他不按劇本走] - 第4章 霸道總裁的替身情人3

車窗無聲降下,任暉瑜的臉慢慢顯現出來。他已經把被打濕的外套脫掉,穿着雪白的襯衫,俊朗得跟一個大學校草似的。

峰迴路轉!

林露晞眼裡的驚喜一閃而過,又馬上換上迷茫又忐忑的神情。三三也立馬息聲,收起它的怪腔怪調,怕影響了林露晞的發揮。

裝模作樣,任暉瑜心想。

他從車上看去,林露晞兩腿一曲一伸,姿勢並不十分雅觀地坐在草地上,脫下的高跟鞋被她隨手一扔,歪七倒八倒在她身側。

她仰頭看着他,月光落入她的眼睛裏,水光粼粼,像灑落漫天的星星。她沒有說話,一副欲言又止的可憐樣子,手指抓着裙擺,無意識地揉捏着。

如果不是一開始就看過她那不着調的模樣,任暉瑜可能就要被她這一副惺惺作態給騙過去了。這麼一副惹人心憐的模樣,也不知道她在多少人面前演過,想到這兒,任暉瑜心裏莫名湧起一股怒火。

「上車。」

冷冰冰的一句話。

「啊?」林露晞還想着要不要再演會兒戲,又怕好不容易等來的男主不耐煩走人,那她上哪兒哭去!

於是她看似扭捏猶豫實則動作敏捷地撿起地上的鞋子就一蹦一跳地上了車。

林露晞坐定後,前面一直沒說話的司機自覺發動了引擎,靜夜裡的盤山路上,車子平穩前行。

林肯的后座十分寬敞,但是林露晞蓬鬆的裙擺撐開,塞滿了整個空間,甚至都鋪到了任暉瑜的腿上。

林慫慫:「……」

林露晞悄咪咪看了一眼叫她上車後就一言不發的男主,見他面色不虞,忙伸出小爪子把裙子扒拉回來。但是壓住這塊,另一邊又彈起,她手忙腳亂跟裙子作鬥爭,沒注意到任暉瑜眼裡笑意一閃而過。

「林小姐,想好怎麼賠償我了嗎?」任暉瑜用手平撫了一下搭在他膝蓋上的外套,說了林露晞上車後的第一句話。

剛剛提前離開的幾分鐘里,任暉瑜已經讓下面的人調查好林露晞的所有資料。

重頭戲上場了!

林露晞一聽,忙停下手中的動作,又露出那副忐忑的樣子,支支吾吾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會原價賠償你的衣服的,你放心。」

任暉瑜輕笑一聲,大鬆一口氣說:「那我就放心了。」

大哥,戲有點過了啊,任家家主還會在意一件衣服嗎!林露晞內心腹誹。

任暉瑜頓了幾下繼續道:「我這衣服是跟法國設計師Leo先生私人訂製的,兩千萬,林小姐打算怎麼支付呢?」

林露晞:「!」

你怎麼不去搶呢!

正在這時她的手機鈴聲響了,原來是的士司機已經到了莊園門口,卻不見林露晞。林露晞剛剛光顧着搞任務,把司機這事兒拋到腦後了。

但是人家已經白跑了一趟,林露晞只能承諾那十倍車費照付,錢到手,司機欣然掛了電話。

車內重新恢復平靜。

任暉瑜看着只拿着一雙大眼滴溜溜偷看他,卻裝鴕鳥沒回答他剛剛問題的林露晞,笑道:「林小姐果然是個豪爽的人,那我就不擔心你賴賬了。」

十倍的士車費也就幾百塊,但是兩千萬我是真沒有啊!要賺夠這兩千萬那我還得再向老天借五百年!

當然就算有,林露晞也不可能真給任暉瑜,不然這戲還怎麼演下去。

「我,我沒有那麼多錢……」

女人一臉抱歉的樣子,那雙無辜的眼睛望過來,能有幾個男人頂得住蠱惑不原諒她呢。

當然任暉瑜不是一般的男人,再說了他已經知道林露晞是一個演員,他清楚她的這幅模樣不過是在做戲。

「那怎麼辦呢……」

男人用惋惜的口吻,苦惱地問道。

快把我綁回家!對着我的臉睹人思人!

林露晞內心咆哮,嘴上卻諾諾開口:「我會努力賺錢還你的……」

「可是你要是跑了呢,我會很苦惱的,不如這樣,林小姐先搬到我那兒住,什麼時候把錢還完了你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