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偏執病嬌男主他不按劇本走》[快穿:偏執病嬌男主他不按劇本走] - 第8章 霸道總裁的替身情人7

「哈哈哈,林老闆今晚艷福不淺吶。」

說話的是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人稱黃老闆,身邊也坐着一個彗星的女藝人。黃老闆往後靠着,手搭在椅背上,朝着那女藝人貼近。一邊拿着意味深長的眼神打量林露晞,一邊跟林文軒打趣開玩笑。

林文軒心裏苦極了,根本不敢多看林露晞一眼,只能打着哈哈哈跟他們喝酒。

「小林啊,你剛剛可是遲到了,按理說得自罰三杯才行。」張忠信看林露晞呆愣愣坐着,一點都不會來事,不悅地開口提點道。

林露晞掃了一眼張忠信,又看了看桌上的酒瓶,有點遲疑。

「宿主,酒里沒加東西,放心喝。」三三適時地提醒。

林露晞於是站起身,拿起酒瓶自己倒了杯酒,假裝很怯懦的樣子喏喏說道:「我今晚遲到了,掃了各位的雅興,現在自罰三杯給各位老闆賠罪。」

說完,林露晞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接着又自己倒了一杯,再次飲盡。

「好酒量!」

「小林豪爽人啊……」

……

桌上的幾個男人都笑起來了。

林露晞還要繼續的時候,張忠信又開口了:「小林,第三杯敬敬你林叔叔吧,沒準你林叔叔喝高興了就給你個女二女三的角色呢。」

林露晞不想再次搞砸,不然回去又得聽張素素的嘮叨。她也不能崩人設,這次飯局不成,估計張素素還會給她繼續安排,還不如速戰速決呢。

如此想着,林露晞替一旁的林文軒也添了酒。連着喝了兩杯酒,胃裡翻滾着,看到林文軒那油光滿面的臉,林露晞差點沒忍住吐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林露晞覺得跟她碰杯的林文軒微微有點手抖,酒都灑出來一點。

林露晞:……不能喝去狗那桌。

三杯酒喝完,氣氛已經熱鬧起來,那些男人不是互相吹牛就是跟旁邊的女人調笑。林文軒坐在林露晞旁邊只覺得如坐針氈,額頭冒汗。

包廂空氣渾濁,又空腹喝了那麼多酒,醉意上涌,林露晞一張臉紅潤嬌俏,雙眼迷離瀲灧,醉態盡顯。

再待不下去,林露晞扶着桌子起身,支支吾吾一副醉得不輕的模樣說:「抱歉,有點喝多了,我、我去一下衛生間……」

「小林沒事兒吧,要不要你林叔叔扶你過去?」張忠信暗示道。

林文軒內心咆哮:別他媽給老子挖坑!

「不用,我還好。」林露晞說完就搖搖晃晃走出去了,一出了包廂,一雙眼裡只剩厭惡,哪裡還有半分醉意。

她只是喝酒容易上臉,實際上只要不是各種酒混着喝,她很難醉倒。只不過是為了逃離那個臭味熏天的包廂,遠離那些不懷好意的男人才假裝喝醉罷了。

靜軒閣是一家環境典雅的中餐廳,內設小橋流水,水裡有荷葉荷花還和幾尾游來擺去的金魚,橋的那邊還有一個小亭子。

林露晞也不是真的要去洗手間,不過是想出來透口氣,於是腳下一拐,就穿過橋,往小亭子走去。人工製作的煙霧縹緲,從橋兩邊噴出,宛如仙境。

剛穿過橋,林露晞就看到亭子里站着一個熟悉的身影,任暉瑜長身而立,手指間夾着明明滅滅的一根煙。

「男主怎麼在這裡?」林露晞暗道。

「原劇情里沒有這個劇情,要不你趕緊溜,別讓他看見你。」三三說。

林露晞也不想多生事端,正想開溜,男主那銳利的眼神就殺過來。

還是那麼敏銳,林露晞腹誹。

任暉瑜不說話,也沒挪開視線,他下頜微微仰起,修長的手指夾着煙送往嘴邊,一道煙霧噴洒而出。煙霧模糊掉了眼前那抹俏麗的身影。

但是任暉瑜的腦子卻清晰地記得林露晞被素花旗袍勾勒得妖嬈的身姿,還有被酒意熏騰得紅粉嬌俏的一張臉。

曖昧燈光下,煙霧環繞,任暉瑜清雋的面容迷離又迷人,林顏狗不爭氣地看愣住了。

「喂!醒醒!」三三恨其不爭地喚醒林露晞。

林露晞:……

已經被發現了,她就只好迎上去了,嘿嘿笑道:「任先生,好巧哦。」

「嗯。」任暉瑜冷淡應道。

他不動聲色地把還剩很長一截的香煙按滅,扔進煙頭收集器里。

「這裡真美。」林露晞站到任暉瑜旁邊,沒話找話,再次收穫男主冷冰冰沒感情的一個「嗯」字。

林露晞:……

您的嘴是按字收費的?

這麼惜字如金!

任暉瑜突然往林露晞身後看去,一雙眼如鷹隼般,自帶殺氣,那邊緊跟着林露晞來的黃老闆被看得心一緊,趕緊狼狽轉身逃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