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 - 第10章 女殺手和偏執大佬10

市中心別墅。

「少爺,姜白羽把那個孩子送到洛小姐住處了。」

「安安讓孩子進去了么?」

「進去了。」

秦晏唇角微勾。

居然讓小崽子進去了。

那也就是說,安安她現在帶着個孩子……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特別想見她……

想看她不耐煩的樣兒。

秦晏扶着頭,眯着眸子:「唔,頭疼。」

「少爺,要不要叫醫生?」秦雄連忙去扶秦晏。

「不用,宋惇,聯繫洛安,就說我犯病了。」

宋﹒耿直﹒惇吃驚地看着秦﹒戲精﹒晏,愣了好幾秒。

「老闆,你犯什麼病了?」

秦晏扶着額頭,瞪了宋惇一眼,陰惻惻道:「心理疾病。」

心理疾病,那是應該找洛小姐。

宋惇撥通洛安的電話。

球球進了屋也是一句話不說,抱着書包警惕地看着四周。

「把你書包放下。」

「姜白羽給你吃什麼了?」

「書包里有什麼?寶貝成這樣?」

洛安單手把球球拎到沙發上,接通電話。

「秦晏?頭疼就吃頭疼葯?我過不去,你過來?現在就過來嗎?現在不方便,不是,我不是說了現在不方便嗎……」

「行行行,過來就過來吧……」

球球抱着小書包往沙發里縮了縮,還是酷酷的樣子,瞪着洛安:「你賣小孩嗎?」

洛安掛了電話,看着眼瘦不拉幾的小傢伙:「我餓了,你吃泡麵嗎?」

球球偷偷摸了摸癟癟的小肚子,生人勿近的酷逼樣一下子沒了,可憐兮兮地點點頭:「吃。」

洛安嘆了口氣,笑了笑。

去廚房下泡麵。

一大一小面對面坐着,吸溜着泡麵。

誰也沒說話。

門鈴響了。

洛安起身看了眼門口的可視電話。

果然是秦晏。

秦晏披着件黑色的西裝,一手撐着牆,沒精打采地垂着頭,又長又密的睫毛遮住眸子,唇色微微發白,頭髮也有點亂,像被人胡亂抓了一把。

好像真的病了。

洛安打開門。

秦晏自然而然進屋,就看見偌大的餐桌前的小不點。

小不點也有點緊張,把放在旁邊椅子上的小書包嗖地抱進懷裡。

怕不是收小孩的?

秦晏揚眉,做出不敢置信的樣子:「你的?」

洛安坐回座位繼續吸溜泡麵:「你信?」

秦晏坐下來,歪頭撐着下巴,看着洛安腮幫子一鼓一鼓地嚼着泡麵:「晚上頭疼,還沒吃飯……」

洛安抬頭,狐疑看了眼秦晏:「你想吃……泡麵?」

秦晏腦子裡哪有泡麵不泡麵的。

只要洛安那張小嘴問他想不想。

他就只想回答:「想。」

秦晏那平時全是戾氣的眸子,現在漾着一層水汽,可憐還委屈。

滿臉都寫着,我病了,給我做點吃的吧。

洛安無奈起身,去廚房也給秦晏下了一包泡麵。

球球幾口把他那一小碗吃完了,像怕秦晏跟他搶似的。

秦晏趴在椅背上痴痴地看着洛安廚房忙碌的窈窕身影。

「你們結婚了嗎?」

球球突然問。

秦晏一晃神,認真想了幾秒:「還沒有,不過可能快了。」

「那你們會把我賣掉嗎?」

秦晏又認真想了幾秒:「你不值錢。」

「哇!嗚嗚嗚嗚嗚……」

吃飽的球球哭起來特別有力氣。

先是媽媽死了,之後被送到福利院,接着被一個陌生的男人領走,在陌生男人那裡只呆了不到一天,又被送到這裡。

球球幼小的心靈再也經受不住打擊。

所有的委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