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 - 第6章 女殺手和偏執大佬6

洛安斜坐着,修身牛仔路勾勒出細長的**,白色的T恤上移,露出一小節腰肢。

小手托着下巴,聲調帶着微微的委屈,神色嫵媚甜軟。

「只是想讓氣氛放鬆一下,秦先生不會生氣了吧?」

秦晏略微垂眸,瞄過洛安腰間的一抹白皙,唇邊勾起一抹漫不經心。

「我怎麼會跟讓人心跳加快的小甜甜生氣呢?就算毒死我,不是還有人給我守寡?這波怎麼算都是我贏。」

秦晏低啞微醺的聲線,在洛安腰間游移眷戀的視線,空氣里莫名其妙染上了一層粉紅的曖昧……

洛安站起來拉了拉短小的T恤,一本正經:「那開始吧。」

秦晏帶着洛安去了專門準備的心理諮詢室。

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張舒適的躺椅。

躺椅沐浴在傍晚金黃的陽光中,看起來很暖。

洛安拍了拍躺椅上軟軟的靠墊:「不錯,躺着吧。」

秦晏乖乖躺好,金色的陽光透過他細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陰影。

洛安從包里拿出一個黑色的筆記本。

抬頭瞧着躺椅上的秦晏:「腳尖頂着地面,胳膊肘頂着扶手,隨時準備站起來的姿勢,這是很沒有安全感,你怕什麼?怕我?」

秦晏微微側頭,眸色迷離又憂傷,說的像真的一樣:「怕你守寡。」

洛安眼眸微眯,金屬質圓珠筆在筆記本上輕輕敲了敲。

「秦老闆這麼會撩,交過幾個女朋友啊?」

「沒有。你是第一個來我家的女人。」

「秦老闆……」

秦晏轉過頭,半闔着眼睛,樣子認真:「叫我晏,我會感覺更放鬆,洛老師……」

微醺的聲音像久藏的葡萄酒,醇厚質感又纏綿,唇邊還勾着一抹戲謔的壞笑……

洛安突然想明白看見「晏」字時候那種不舒服感是怎麼回事了……

上面一個日。

下面一個安。

洛安突然起身,金屬圓珠筆涼涼地戳了戳秦晏的胸膛。

「故意的?嗯?」

洛安耳尖微紅,臉頰氣憤地鼓起來。

秦晏輕笑:「爺爺起的名字,怎麼會是故意的?再說了,你比我年紀小,要故意也是你故意的……」

洛安氣的咬牙。

那就是封湛故意的!

筆桿挑起秦晏緊緻的下巴,洛安眸光凌厲美艷,微怒道:「乖一點,嗯?」

小姑娘想發火的樣子真是可愛。

秦晏忍着想一把抱進懷裡的衝動。

平躺着,像被女王招幸了的男寵,聽話乖巧:「好。」

洛安轉身,點燃了桌上的熏香。

淺淡的薰衣草香瀰漫。

洛安坐回沙發,叼着筆桿:「閉上眼睛,身體放輕鬆……」

過了幾秒,清淺的聲音才緩緩響起,溫溫柔柔,綿綿繞繞。

「這個香味是你喜歡的嗎?」

「是。」

「現在,你想起了什麼?」

洛安的聲音和若有若無的香氣混為一體。

「想起了一個小女孩,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穿着淡紫色的裙子……」

秦晏緩緩講了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他在心裏編了很久。

是專門講給她聽的。

裏面都是他的感情。

但裏面不是完全的事實。

洛安微微蹙眉,男主身世挺慘淡。

垂眸在紙上刷刷地記着重點:「……車禍……說說一些你的感受?」

「想毀滅世界,除了那個小女孩。」

低沉的聲線,濃濃的壓抑感,彷彿全世界的陰霾都籠罩在了這個男人身上。

洛安完全能想像霸氣陰戾的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