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 - 第8章 女殺手和偏執大佬8

這邊話音剛落。

酒吧主管帶着助理走了過來。

「你是許多?」

許多愣愣放下抹布。

「我是。」

主管點點頭,對後面的助理道:「許多工作做得很好,這個月開始工資等級升為領班,**翻倍。」

直到主管走了。

許多都沒有回過神,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安安,我不是在做夢吧?」

……

姜白羽送走屠嬌,很快返回。

許多太高興,擦杯子嘴邊都掛着傻笑。

姜白羽跟洛安要了杯蘇打水:「那獃子怎麼了,一直傻笑?談戀愛了?」

洛安抿抿嘴:「漲工資了。」

姜白羽:「……」

見四周除了傻笑的許多,沒有其他人,姜白羽壓低聲音道:

「明天易青有任務,你幫他做一下掩護。」

同時把自己的輕輕推給了洛安,上面有任務內容和地點。

洛安皺眉:「易青腿傷好了嗎?」

「差不多了。」

「他為什麼這麼急着做任務?」

「他想多攢點錢,給他外甥做手術。」

洛安挑眉:「他哪來的外甥?」

他們這些殺手可都是孤家寡人。

不能有家人,也不敢有家人。

「別告訴別人,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她姐病重死了,留下一個小男孩要移植骨髓,現在在福利院,他不敢去相認,就想趕緊賺筆錢給孩子治病。」

……

酒吧角落裡。

祁野端着手裡的酒杯,眼神陰霾地盯着吧台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秦晏離開。

榮嘯在旁邊坐立不安。

祁野突然問:「早餐,她要了嗎?」

「她早上沒起床,我給她同學了,她吃了……」榮嘯小心翼翼道。

祁野重重把酒杯放到桌上,站了起來:「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妞有什麼不一樣,秦晏對她這麼上心。」

祁野直直朝吧台走去。

……

市中心別墅。

「老闆,祁少爺他……」

秦晏擺擺手:「監控打開,我看看他想幹什麼。」

「是。」

洛安正跟姜白羽小聲說著什麼。

祁野拉過吧台椅,坐了上去。

陰陽怪氣道:「洛小姐年紀輕輕還是個情場高手,剛送走秦晏,這就跟駐唱卿卿我我了?」

一旁傻笑的許多突然愣住了。

秦、秦晏?

那不是大老闆嗎?

剛才那個王一樣氣質的男人是大老闆?

所以,安安要求大老闆給他漲了工資?

洛安歪歪頭,冷漠地上下掃了眼祁野。

「你誰啊?」

祁野冷笑回頭道:「榮嘯,告訴他我是誰?」

一轉頭,身後空空如也,榮嘯根本沒跟過來。

祁野:「?」

姜白羽摸了摸下巴,想起來了:「這不就昨晚那個猴子幹嗎?你以為你今天穿個香蕉皮我們就不認識你了?」

祁野嘴角抽了抽,氣憤地把身上亮黃色的西裝外套脫了下來。

姜白羽又道:「你脫了香蕉皮,我們照樣認識你!」

洛安微張着嫣紅的小嘴,好像也想起來了。

「呦!是你啊!」

洛安彎腰趴在吧台上,小手拄着下巴,瀲灧的眸子打量着祁野。

眼裡流光似水,似嬌似媚。

瞧着眼前的活色生香,祁野到了嘴邊的諷刺話生生憋了回去。

愣愣望地看着洛安。

洛安嫣紅的小嘴一張一合,聲音嬌嬌柔柔,神情十分關切。

「祁先生眼白髮黃,肝開竅於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