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 - 第2章 冷戾校草的沙雕跟班1

眼前一陣白光閃過,迎面而來一陣冰涼的感覺,沈宴被迎頭潑了一盆涼水。

一道飽含惡意的女聲在耳邊響起:「沈宴,我告訴你,野雞就是野雞,即便是攀上了沈家的高枝,也成不了鳳凰!」

有人跟着附和:「就是啊,不過是一個被抱錯的野種,如今人家正主都回來了,怎麼還死皮賴臉的待在人家面前礙眼啊?」

「笑死人了,不會還當自己是沈家千金吧?」

「不過是只鳩佔鵲巢的野雞而已,怎麼還有臉待在汀蘭啊……」

沈宴睜開了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這個世界的所有設定、規則和現代知識一股腦的湧進她的腦海,讓她的頭巨疼無比。

漫長的一分鐘過去之後,沈宴的頭疼才算是開始緩解。

在這個世界,她的名字仍舊叫做沈宴,而外面那個氣焰囂張的女孩兒,叫沈楚楚。

沈宴並非沈家的親生女兒,而是十八年前被人抱錯的鄉下野丫頭,就在不久前,她的親生父母撒手人寰,臨死前才告知了沈楚楚她的身世,於是沈楚楚帶着信物找上門來,跟沈家相認。

沈宴便從高貴漂亮的沈氏千金,變成了如今她們口中鳩佔鵲巢的鄉下野雞。

因為她的親生父母已經亡故,她無處可去,畢竟是自己從小養到大的孩子,沈宴的養父養母終歸是不忍心將她趕出家門,於是乾脆收養了沈宴,讓她依舊生活在沈家。

只是這一舉動引起了剛剛歸來的沈楚楚的不滿。

明明沈家的千金只有她這一個,沈宴不僅搶走了她這十多年的榮華富貴和無憂無慮的生活,往後還要跟她一起共享沈家的財產,因此沈楚楚在父母前面裝的楚楚可憐,在父母看不見的地方,卻是一副囂張跋扈的嘴臉。

沈家父母見沈楚楚吃了這麼多苦還那麼懂事,便越發的疼愛沈楚楚。

而原主因為這件事的打擊也一蹶不振,剛開始沈楚楚裝作跟她好姐妹的樣子,並且一直挑撥沈宴和養父母的關係,引導她在父母面前做了很多蠢事,養父母逐漸對她失望,並且開始商量着把沈宴趕出家門。

沈楚楚的目的達成後便原形畢露,也不在她面前裝什麼好妹妹了,帶着一幫舔着她的小姐妹們往死里欺負沈宴,經常把沈宴掐的青一塊紫一塊兒的,原主都默默忍受,沒有跟父母透露半個字。

現在原主就被沈楚楚堵在廁所里,用拖地的髒水澆了個透心涼。

此時,外面響起一陣熟悉的鈴聲。

這是下午第二節課的課間,汀蘭的規矩森嚴,絕對不允許學生曠課和遲到,沈楚楚就是算準了她膽小懦弱,不敢曠課,一會兒一定會穿着這身濕透的校服,在全班同學鄙夷的目光下上完第三節課。

「楚楚,上課鈴響了,我們回去上課吧。」

幾個女孩子嘻嘻哈哈的聲音越傳越遠。

「月考成績應該馬上就要出來了吧,楚楚你肯定又是第一!」

「那肯定啊,楚楚可是沈家真正的千金,比那個野種不知道強了多少倍呢!」

「說起來,那個野種不會又是倒數第一吧?真是太丟臉了哈哈哈哈……」

「對了,楚楚,我們下一節課是自習,我打聽到一班和八班下一節課都是體育,他們好像要在體育課上打籃球賽,我們要不要翹課去給喻星垂送水啊?你這麼好看,要是去給喻星垂送水的話,他一定會對你一見鍾情的……」

沈楚楚從鄉下學校轉學來到汀蘭,剛開始的時候學習成績跟狗屎一樣一塌糊塗,但是最近幾個月考試卻一直名列前茅,反倒是以前成績優異的沈宴成績滑到了末尾。

上課的時候,班主任還特地將她們兩個拎出來做對比,將沈楚楚捧上了天,更讓她無地自容。

沈宴抹了一把臉上的水,伸手想要推開廁所隔間的門,拉着這小白蓮的領子給她來兩巴掌。

一道脆亮的童音在沈宴耳邊響起:「這門從外面鎖住了,推不開的。」

沈宴眨眨眼,一時之間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肉包!你怎麼也跟着我下來了!」

「剛到。」男孩兒的聲音奶奶的,帶着天真的無奈:「星痕前腳剛把你踹下去,後腳就把我從紫薇宮提出來扔下上九天了,要不是我是你的神獸,跟你有契約連着,這abc 大世界我們就要主僕分離了嗚嗚嗚嗚!」

「麻蛋啊,我好歹為他工作這麼多年!雖然偶爾在工作時間聊八卦鬥地主,但是他這麼對我也太過分了!」沈宴握拳:「等我回去了,我一定要送他去西伯利亞挖馬鈴薯!」

「你還是先把廉貞的命盤拼好再說吧。」眼前的空氣突然扭曲起來,一個巴掌大的,十分可愛的黑色小蛇出現在眼前:「abc 世界法力受限,連我宏偉的本體都只有這麼一點點了……不過我還是有上通九天的能力,只要你成功收集到碎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