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快穿:這個女主超強卻過分沙雕] - 第3章 冷戾校草的沙雕跟班2

她震驚的看着沈宴,然後尖叫道:「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我打不得你嗎?」沈宴沉着臉:「不說我是不是這沈家的小姐,光憑你剛才嘴裏那些不堪入耳的東西,我打你都是輕的,以後我要是再聽見你說這種話,我就把你的嘴撕爛,聽到了?」

那保姆愣了一下,以往的沈宴絕對不會有這樣強大的氣場,在她的印象里,沈宴一直都是柔和無害的,自從真正的沈家千金來了之後,就更加溫吞,像個受氣包,平時被她們欺負了也只會默不作聲的躲起來偷偷抹眼淚,這會兒怎麼就那樣強勢?

臉上的傷還在隱隱作痛,那保姆氣的手指發抖,但由於沈宴剛才的表現讓她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用怨毒的目光瞪了一眼沈宴。

沈宴像看垃圾一樣看了一眼她,便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

原主的記憶她還是有一些的,她翻出衣櫃里的幾件衣服,發現除了校服之外,其他的衣服全都小了一號,根本沒辦法穿。

是了,自從沈楚楚來了之後,她的衣食住行便永遠落在沈楚楚之後,父母再也沒有給她添置過新衣服,倒是給沈楚楚買了很多,沈楚楚挑出來不穿的,或者是穿剩下的,便扔給了她。

沈楚楚身上沒有幾兩肉,瘦的跟皮包骨似的,非常嚇人,而她體態勻稱,該有肉的地方有肉,該瘦的地方也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因此那些衣服根本就不合身,更何況以沈楚楚的眼光,那些衣服讓她顯得有些土氣。

沈宴比了比自己的腰,眸中閃過一絲算計,找出沈楚楚以前穿過不要,就扔給她穿的一件白色裙子套在身上。

換完衣服之後,她便回了學校,想儘可能多的了解碎片的信息。

喻星垂此時正坐在校長辦公室吹空調,那位把他揪來的保安站在校長辦公室門口曬太陽。

「你是不是瞎!」校長站在保安面前咬牙切齒的罵:「你知道他是誰嗎?!你知道他爸是誰嗎?!你工資是誰開的你自己清楚嗎?再說了,我們星垂同學,向來品行優異,怎麼可能損壞公共財產?!你提人就不能過過腦子?嗯?你站在公告欄前面看一眼!你看年級排行第一的是誰!」

保安期期艾艾的開口:「我親眼看見的……」

校長踹了他一腳:「你還說!行了,從明天開始不用來了!」

那保安露出一臉哀色,喻星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校長連忙走了幾步,站在他跟前道:「星垂同學,您看我已經嚴肅教育過他了,你如果不滿意,他絕對任你處置,我們校方沒有任何問題的!」

喻星垂神色很冷,雙眼皮窄而狹長,戴着一副平光眼鏡,很高,幾乎有一米八往上,低着頭看人的時候,說不出的矜貴清冷。

「學校的牆確實被人毀了。」他抿了抿唇,開口道:「這件事影響十分惡劣,我覺得有必要追查一下,您說呢,校長?」

校長認真道:「星垂同學說得對。」

喻星垂點了點頭:「那查吧。」

說完,他就轉身走出了校長辦公室。

校長愣了一下,那塊地方沒有監控,目擊證人就只有喻星垂和這位沒看到臉的保安兩個人,而喻星垂顯然沒有插手的意思,所以要查只能……

保安還在為自己失去了一份高薪工作而傷心,校長便走過來道:「聽見了沒?星垂同學說了要查!限你在下午放學之前找出罪魁禍首,否則就解僱你!」

那保安一聽還有機會挽救,忙不迭的答應了。

他雖然只看見了一個背影,但是他能清楚得看見她的校服是濕的,這麼一下午的時間,校服是幹不了的,只要查一查誰的校服是濕的,就算是換了校服,也需要時間,今天下午誰沒來學校上課,或者說誰沒穿校服,那麼範圍就會縮小很多。

於是沈宴剛剛換完衣服,從那道還沒來得及填補的洞回到班上的時候,同學們就看着她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沈楚楚走過來拉着她的手道:「沈宴,剛才班主任來過,說讓你去辦公室一趟,你是不是犯什麼錯了呀?你也真是的,月考沒考好,也不應該逃學呀,害我擔心好久,還不穿校服……」

沈宴甩開沈楚楚的手,笑了笑,開口道:「你真的這麼擔心我啊?」

沈楚楚愣了一下,沒想到沈宴會開口反問,但為了保持在同學面前的人設,她還是勉強笑了一下:「當然啊,你怎麼說也算是我的姐姐,雖然你並不是我父母親生的孩子,但我待你就像我的親姐姐一樣……」

幾個坐在前面的男同學清楚得聽見了沈楚楚柔弱無骨的聲音,連忙捧道:「楚楚真是善良,這要是換了我,有這樣一個不省心的姐姐,還不是親生的,我肯定沒有楚楚這樣大度。」

「就是啊,明明是她奪走了楚楚的東西,楚楚還對她這麼

猜你喜歡